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从淝水之战开始
    仲东时节,淝水渡口,临河西岸数以千万计的军帐延绵不绝,巍然屹立的八公山下,汹涌澎湃的河水对岸的寿阳城郭被白雪紧裹着,此时西南方向的巨大火势把城墙映照的通红发亮!

    夜半子时,北风呼啸,秦军大营一角的营帐中鼾声此起彼伏,七八个已经熟睡的胡兵凌乱地躺在狐皮简易铺就的胡床上,鼾声四起。

    军帐正中,地上微弱的灯火之影被帐外的寒风吹拂着不一时拉长和收缩。

    抬头寻去是一张破旧不堪的四角方桌,其中一角断裂,是依靠一块爬满苔藓的青石在勉力支撑。

    桌上立着一盏已然所剩不多的油灯,正忽明忽暗地闪烁着,弱不禁风。

    “呼呼”

    少顷,军帐的帐门被风吹的鼓起,随着风势愈大,帐门被吹开的缝隙窜入一股子疾风。

    疾风所去,不是别处,正直冲破旧的四角方桌上那摇摇欲坠的油灯。

    不多时,好巧不巧,只听得一破碎的落地声,油灯被疾风吹落军帐地上打碎了一地。

    流淌开的灯油顺着地上的高低走势往堆满着军士盔甲的所处而去,火星复燃,一条弯曲变形的火线侵入军帐隐秘的角落,星星之火引燃了军帐

    “火,着火了!营中起火了,快来救火啊!”被惊醒的胡兵们用氐语大声疾呼,不少汉人军士也开始发声,顿时,整座大营开始混乱起来。

    “敌袭,是敌军来袭了!敌袭,是敌袭,快起来迎敌!”

    “秦军败了,秦军败了,大将军已死,秦军败了!”

    “大将军已死,秦军败了,快跑啊弟兄们!”

    徐宗文被巨大的呼喊声所吵醒,他睁开朦胧的双眼,浑然不知自己身子单薄,便随手提起已经撒了大半盏的油灯,拖着迟缓的步子摸索着掀开了军帐。

    迎着疾风微弱的灯被一瞬间就吹灭了,夜幕中只见正前方一个身材高大的大汉身着两裆铠,手中紧握一柄环首刀,策马昂立在风中正奋力地大叫着。

    周遭的军士们个个神色慌忙,不知所措,有的听到兵败更是夸张的扔下手中刀枪、兵仗,争相朝着后方逃窜,没过多久那大汉左右溃逃的胡兵们越来越多,渐成不可遏止之势。

    徐宗文这才抬头望去,只见视野可见之处全部都是披着铠甲,全副武装的士兵,骑兵和步兵们出了军帐混合在一起原本正要向前进军拦截偷袭之人,被那汉子猛的一吼,大军阵型已乱,随着逃兵数量的增多,人心开始动摇起来。

    “这是什么鬼地方?”徐宗文望着一眼望不尽的钢铁洪流,还有四处渐起的火势,他都快要崩溃!

    同样是一个深冬,同样是一个午夜,因为退役的缘故,徐宗文和朋友聚会喝醉了酒,之后他仗着身体强健,就去洗了个冷水澡,那是零下十度的冷水澡!

    本来人饮酒后,体内储备的葡萄糖在洗澡时会因体力活动和血液循环加快而大量地消耗掉,导致体温也较快地降低。

    同时,酒精也会抑制肝脏的正常生理活动能力,妨碍了体内葡萄糖储存的恢复,会造成死亡,徐宗文就是因为机体休克而死亡的!

    当徐宗文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时移世易,一梦已过千年,莫说自己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就连身份也是移天换日。

    徐宗文前世是一个历史专业高材生,他刚刚从脑中记忆提取得知,自己已经鹰差阳错来到了东晋末年,变成了一个次等士族子弟徐骁,偏偏这徐骁表字宗文,正好与徐宗文同名同姓。

    “你是何人?”一路过军帐的兵卒见徐宗文楞在原地,行为无状,停下步子回过头指问道。

    “这是征西大将军帐下军司马徐宗文,还不退下?”方才正大呼大叫的大汉听到质问,单手抓住马鞍,利落地跳下马来站在一脸茫然的徐宗文身侧解释道。

    壮汉尴尬地扶了扶头盔,呵呵一笑:“原来是朱尚书,是小人眼拙了!”

    “晋军来袭,你等快去抵抗,护卫中军大帐。”大汉正色,疾声命令道。

    徐宗文仔细打量着这大汉,约摸四十左右的年纪,一张满脸风霜的脸如刀削般棱角分明,颌下三寸短须迎风轻轻拂动着,颇有大将之风,徐宗文心想:“晋军,尚书?”

    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徐宗文赶紧上前拉着大汉询问道:“请问将军,今年是哪一年?”

    “大晋太元八年,你问这做什么?快随我撤出秦营,归附大晋,再晚就来不及了!”

    “你是豫州刺史朱序!”脑中的记忆在某一刻突然涌出,缓缓与眼前大汉的模样反复重叠,徐宗文的双眼瞪的像两只大铜铃,满脸的不相信!

    对于两晋的历史轨迹,徐宗文可谓是烂熟于心,了如指掌!

    晋(东晋)太元八年五月(公元383年),荆州刺史桓冲率领桓氏子弟(桓石虔、桓石民等)领兵十万伐秦牵制秦军,八月,秦国天王苻坚领百万大军南征,以阳平公苻融为主帅,督张蚝、慕容垂率领步骑二十五万为先锋,进军寿阳。

    晋朝皇帝司马昌明(司马曜)则以宰相谢安总领全局,以谢石出任征虏将军、征讨大都督,冠军将军谢玄为前锋都督,率领辅国将军谢琰,西中郎将桓伊、参军刘牢之等人统率八万北府兵为主力北上御敌,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由此爆发!

    在此之前的太元三年,秦军发动淮南之战攻打襄阳,晋军苦守一年,次年秦军俘虏了晋将南中郎将、梁州刺史朱序,前秦皇帝苻坚还封朱序为度支尚书。

    谁知道这朱序竟是诈降,等到太元八年百万秦军南征,秦军攻陷寿阳时,秦军猛将张蚝打败晋朝的征讨大都督谢石,苻坚便派遣朱序劝降谢石、谢琰。

    朱序心怀旧国,不忍晋国半壁江山沦丧,趁机把秦军后续大军还没有到达前线的重要军情如实告知了谢石,北府兵一下子就知道了秦军虚实,于是趁秦军前锋立足未稳主动出击获得大胜!

    在后世,徐宗文对这场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颇为熟知,自然也知道了朱序这个淝水之战被隐藏的大功臣。

    “现在秦军在哪里?”徐宗文急忙问,他不知道这徐骁一个次等士族子弟为什么不好端端待在江东,反而参与到这惊世大战中,只能希望从朱序的口中得到更多有用的消息。

    朱序也顾不上身旁乱军,拉着仅仅披着白袷单衣,连铠甲都没有来得及穿就跑出营帐的徐宗文重新回入军帐,徐宗文发觉身子单薄这才反应过来会被遭受盘问。

    徐宗文在一旁正费力披甲时,朱序见帐中无人又轻掩军帐,踱步回首,缓缓解释起来:“我等此刻身处淝水西岸,秦军正与我大晋对峙,氐酋中了大都督缓兵之计,我与大都督相约今夜举火为号,由我等潜入将士火烧秦营,搅乱秦军部署,大都督趁夜色亲率主力渡过临水突袭秦军。”

    朱序口中的氐酋便是前秦征西将军苻融,大都督无疑就是谢石,淝水是淮泗一带支流,也是秦晋两军的主战场。

    “征西大将军苻融真的死了?”徐宗文记得苻融确实是死在淝水之战中,但他还是再三追问。

    “没死。”

    “兵者诡道,为了保卫大晋,我朱序卧薪尝胆四年,打个诳语撒个谎又有何不可?”朱序有些不满地拽住徐宗文,捏了几下徐宗文那细的跟小鸡似的胳膊。

    徐宗文疼的出于本能的叫骂起来:“轻点儿,轻点儿啊你!将军,我胳膊就要被你捏断了!”

    朱序不屑道:“当初若不是你毛遂自荐要随我回秦营,本将才不会带上你!看你这熊样,手无缚鸡之力,靠你能退秦军吗?”

    “将军,您就别数落在下了,还是想想如何脱身吧?”徐宗文话腔里带着哭声。

    “你怕了?若是不能全身而退,就让胡人给我们陪葬,杀一个是一个,杀两个赚一个,到了黄泉路上也要让那些胡虏躲着本将走!”朱序双手横刀,目露凶光,像一头蛰伏已久的饿狼,作势就要冲出帐去拼杀。

    徐宗文黝黑的眸子赶紧囫囵转了几圈,有了说辞便上前死命拉住他:“将军,大丈夫之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就这么稀里糊涂做了冤枉鬼,可有想过大都督的御敌大计将会如何?”

    “小子,计将安出?”

    “将军,眼下秦营混乱不堪,若是能找到苻融或者苻坚老贼,凭借将军虎威神力定能一刀斩之,如屠猪狗!若能如此,秦军首尾不能相顾,又失去将帅,又何愁我大晋不能退却强敌?”

    见身旁的徐宗文分析的头头是道,朱序也思虑起来,尤其听到徐宗文夸他虎威神力,又把一国之君苻坚和苻融比喻猪狗,对徐宗文是顿生好感,当下表示同意。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