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一个真实故事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树上有几只小鸟在叽叽喳喳的嬉戏,仿佛在享受着自然的美好。此处有一个农家小院。

    “爷爷,爷爷给我讲个故事吧,灵儿好久没听到爷爷讲故事了。”只听到一声稚嫩的犹如银铃般的声响,从这个农家小院传出。小女孩约莫五六岁的样子。

    只见小院中一个凉亭下,坐着祖孙二人,老者身着一身青衣长衫,两鬓斑白,面容有些枯槁,但双目却没有半分滞銫,显得炯炯有神。给人一种超脱俗世的感觉,凉亭下有个石台子。放着一个颇有些年头的茶壶,仔细看去还有道道裂纹,仿佛即将裂开一样。旁边的茶杯更是有些缺口。

    且不是新掉,有些茶渍在豁口处存留。老人一脸慈祥,看着扎着两个丸子头,面带稚气小女孩,微微笑着对身边可爱小女孩开口道:“小灵儿啊,想听故事啦,爷爷我活这么大岁数,别的什么也做不了,讲故事的能耐还是有的,既然灵儿想听,那我就给灵儿讲一个吧。”

    说罢,老人拿起茶壶,倒了杯茶,一饮而下,目光远眺天空,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脑海中出现了种种画面,其中有欢声笑语,也有悲伤流涕,少许发出一声感叹之声,好像在回忆往事。然后对着面前的小女孩开始讲述自己要讲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蓝灵大陆西部边陲,有一小城,名曰,兰陵,虽然与蓝灵大陆同名,但是却是同音不同字。此时兰陵城沐家演武场正在进行一场弟子切磋”

    刚一开口没多久,就听到一声:“爷爷,很久很久以前是多久啊?”

    然后老人看着灵儿温柔的回答道:“嗯,时间很长,具体多久我也说不记得啦。等以后灵儿多多学习知识,能够探究历史秘辛的时候,就可以自己查查看了。”

    “好吧,爷爷以前也总是这么说,总是让我自己去寻找真相,我不问了,爷爷接着讲吧,我要听完整个故事,把他记下来,以后去寻找真相,看看爷爷所说的故事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那爷爷你接着讲吧。”小灵儿嘟嘟嘴说道

    “嗯,那爷爷就把这个故事完完整整的讲给你听,看看小灵儿以后长大之后,能不能探究其中的奥秘。”

    “很久很久以前,蓝灵大陆西部边陲,有一小城,名曰,兰陵,虽然与蓝灵大陆同名,但是却是同音不同字。此时兰陵城沐家演武场正在进行一场弟子切磋。

    演武场的最中间有座比试台,台上站着两人,一人身高一米九多年龄十六岁,面容英俊,体态健硕,威风凌凌,甚是不凡。穿着黑边灰面的练功衣。

    修为已达到炼体境七重,赫然是沐家二长老之子沐风,沐家近百年来最有潜力的天才子弟。

    与之对战的则是另外沐家一名弟子名叫沐子明,也是十六岁,相貌普通。是一名炼体六重修为,他也是凭借自己天资实力才来到主家培养的,虽然没有沐风身高,体魄的优势,但胜在在外历练,经常与山中妖兽搏斗,为了生存,不得不过着刀尖上添血的日子。

    天赋不够,努力来凑,经过不懈的努力才来到主家,被当作优秀弟子来培养。二人切磋点到为止,没有使用兵器,这对沐子明来说不公平,但这个世界上又哪来的公平可言。

    擂台上两人你来我往,已经交手数十回合,沐子明凭借身法与经验优势,两人也算旗鼓相当。

    但此时沐风就有些心情急切,毕竟自己高于对方一个层次。怎么能平手呢?那岂不是自己不如他。接着他就有些急切了,想要下一击分出胜负。

    两人相视而对,忽然间沐风脚下一蹬,率先发动攻击。沐子明也是看到这一幕,也是不再迟疑,双手握拳,与沐风对了上去。砰的一声,沐子明退后两步,沐风却巍然不动。修为的差距摆在那里,不得不承认这之间的差距,然而周围围观的弟子们却兴致昂扬叫着

    “好,好,好”。

    也有几个弟子在低声议论着:“这沐子明也是好厉害啊,低了一级修为却只退出了几步,按理来说应该被打出擂台才对啊。难道沐风没有用全部实力?”

    这时只有沐风自己知道自己是尽了全力的,脸上表情也有些变化,对着沐子明开口道:“沐子明你最近进步不小啊,看来距离炼体七阶也不远了吧?”

    沐子明并没有回话,握紧拳头使出武技虎啸九天中的一招猛虎下山,只听风声炸起,犹如虎啸,朝着沐风而去。

    此武技是他在外猎杀妖兽时偶然所得,当时在妖兽的洞袕里还有一具骸骨,看样子死去很久了,无法辨识其身份,估计是以前去猎杀妖兽的武者,被妖兽所杀,然后带回这个洞袕,来喂养幼崽。

    时过境迁,不知过了多少年月,这片山林已经没有多少强大的妖兽了,而沐子明是被妖兽追逐,慌不择路,掉进这个被树枝掩盖的洞中的,在洞里摸索许久得到这几件东西,不过也可以看出原来被杀的武者修为也不高,并没有什么更好的东西。

    但对于刚刚启蒙的沐子明来说就如及时雨一样。看着残破的武技心法,坚韧的意志,因为他真的没有资源,家境并不富裕,能成为武者,家里人还都高兴不得了呢。一步步走到现在确实不容易。

    “好拳法,你也接我一招崩山拳,崩山碎石”。

    顿时双拳相撞,轰的一声,沐子明倒退了出去。震得手臂发麻,胸口发闷,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看样子是有些内伤落在了场外。沐风也是退了几步,到了擂台边缘不远处。不过只是手臂稍微发抖,却没有内伤的痕迹。

    “沐风,等我到了炼体七阶定能胜你。”沐子明捂着胸口对着沐风说道:

    “好啊,我等着你,不要让我等太久哦,哈哈”沐风握了握发抖的手,眼中却藏着阴邪戾光。

    沐风在沐家一直过得顺风顺水,同辈中无一人是其对手。而沐子明的到来给他带来了危机感。而且在境界高于对方的情况下,不能秒杀也就罢了,居然只能稍微占据上风,这还没有使用兵器的情况下,因为沐子明实战经验丰富,击杀妖兽比他见过的都多。而自己还没有多少杀死妖兽的经验。

    刚才的比试如果拼命搏杀,自己还真不一定是其对手。这个人不能留……沐风心里不断盘算着。但却没有表现出来。

    场上弟子纷纷议论道:“这沐子明也不是个等闲之辈,靠着一点奇遇,就能走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天才了,只可惜遇到了更为天才的沐风。”

    “是啊,现在他展现的实力,比沐风也差不了多少,只是因为资源问题。现在来到主家,听说有些长老看中他,想收他做弟子呢!”

    又有人接着说道:“那以后能不能追上沐风还真不好说啊。”

    弟子们的议论,虽然声音已经压低却还是被沐风听到,脸銫也不那么淡然了。

    有几个弟子上前来扶住沐子明,带出演武场回去疗伤了。

    就在此时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被一个人看在眼里。他一直静静地坐在不远处的石台上,他的名字叫沐垚。看着沐子明受伤离去,心头猛然升起怒火。走上前来就要跟沐风理论,不是修为低就一定要低头忍让的。

    当即怒斥沐风道:“打伤人就想这么走了么?只是一次比试用的着下这么重的手么?”

    听到此话,沐风从刚才要对付沐子明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嘴角一咧,微笑道:“呦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废物少爷啊,你不在家里捣鼓你的瓶瓶罐罐,到这里来做什么?想来给兄弟们做人肉沙包么?”

    顿时,围观弟子中个个笑逐颜开,哈哈大笑起来,脸上全都漏出鄙夷之銫,就像是做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样,年轻一辈人中峪传出,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吃饭,修炼,笑沐垚。

    对此沐垚却不予理会,一直以来不管他自己做什么都做不出好成绩,甚至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投错了胎。

    但是生活总要继续不是,还是要坚强的活着,甚至要让自己活得更精彩,要不是有一个超强的乐观心态,不用别人说,他自己都想不通为啥还活着。

    沐垚,沐家家主的儿子,十岁前天赋卓绝,五岁习武,八岁达炼体三重,十岁已经是炼体七重,这样发展下去,十六岁也要突破炼体境,达到武者梦寐以求凝气境,虽然只是刚刚达到修真的入门境界,但在兰陵城这个小地方,却也已经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了。

    然而这美好的未来并没有出现,沐垚过了十岁之后,修为就再无寸进。不光如此,他的身体各项机能都在不断后退。整个兰陵所有医师,药师,都已看过,都是无能为力,就这样过了几年,今年沐垚十六岁,还有几个月就要到沐家成年礼了,这让沐家家主,以及沐垚都是心急如焚。

    可又无可奈何,只能默默祈祷,尽人事知天命,沐垚之所以摆弄那些瓶瓶罐罐,就是因为这几年来一直以灵药续命,保持身体机能,一旦停止药物,怕是杏命也要不保。

    却也因此喜欢上了这些花花草草,奇异晶石,虽然修为散尽,但也锻炼出了乐观的心态。可却有一点看不开,就是别人如何对自己,都无所谓。

    只要对准的是对自己好的,关心爱护自己的人时,总会有无名之火冲向脑门。犹如火药桶遇到火星,一点就着。

    之所以跑过来跟沐风理论,也是因为如此,沐垚虽然不是生在贫穷之家,但也和这沐子明有些相似,现在没有人敢轻视沐子明,那是因为他的实力令别人畏惧,反观刚刚到沐家只是,也是受到不少冷落,与讥讽,土包子这样的话语,已经是很好听的了,然而等沐子明知晓沐垚的事情后,竟然主动过来答话,这令沐垚都有些惊讶。

    谁愿意跟一个病秧子称兄道弟呢,在以后相处的日子里沐子明也帮了他很多,尤其是又一次上山采药,不小心跌落山坡,滚下山去,本身体弱,现在就更是动弹不得,向家族发出了求救信号,当然家里也都出动寻找了,可是效果却不尽如意。

    家族中也有了不同声音,家主肯定要大力搜寻,可其他人就不这样想了,出力寻找?不派几个人去弄死他就不错了,家主一脉后继无人,那么下任家主就不言而喻了。

    就在长老们还在相互扯皮的时候,就见沐子明已经背着满身伤痕已经昏迷不醒的沐垚回来了。从此以后沐垚也对穆子明大为改观。

    “擂台之上比武切磋,受伤在所难免,怎么还想让我赔偿医药费么?哈哈。”

    台下一群弟子也都哈哈大笑起来。纷纷指着沐垚说:“沐垚,你是来搞笑的吧。那么以后比试前是不是要先把台地板铺上棉被啊,哈哈”

    沐垚冷声喝道:“那倒是不必,但最起码的礼貌总得有吧。”    

    :。: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