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云边城
    “你快带他走,他们由我来拦住。”

    “属下,遵命。”

    待那道黑影彻底消失在眼前,他缓缓转身,将手中的剑一挥,甩去上面还未来得及凝固的血液,向火光中走去

    宜历17年,康国某边境城镇的一间小酒馆内坐着几桌食客。因酒馆位于城门旁,每日进出的人基本上都会在这里整顿一番,所以生意还算得上热闹。

    “这位客官,需要点啥?”店小二一看见有人进来便一脸殷勤的贴了上来。

    “来只烧鸡,带走。一碟花生米,在这里吃。”说完转身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摘下斗篷露出一张略带青涩的脸,在他左眼上有一块不规则的烧伤,直接覆盖了他四分之一的脸颊。

    “客官,这是你要的花生米,还有烧鸡,也已经好了,是现在打包还是等一下?”

    “等一下吧,现在拿过来一会儿就凉了,不香了。”

    “好呐,客官慢用。”

    “等一下,差点忘了,来把这葫芦装满酒。”青年叫住刚刚转身的小二“记住要最好的。”

    小二从青年手中接过葫芦,应了一声就打酒去了。青年嚼着花生米看着窗外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看不出他是什么情绪,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只见他不急不缓的吃着,神銫淡然。

    突然窗外的人群开始嘈佑起来,迅速的向两边靠去,街道中间一下开朗了起来,人们矗立在两旁神銫各异,随着渐进的马蹄声,小声的讨论着,“他们可真是威风,如果我也能加入阵前军就好了。”

    “你也不看看你啥样,你都成为阵前军了,那我岂不是阵前军首领了。你见了我还得毕恭毕敬的叫我一声将军呢!”

    之前说话的那个中年一听,双眼怒瞪着他旁边那人,顿时手臂上青筋暴起,那拌嘴之人见势往后踉跄了几步靠到另一人身上,那中年却拳头一松,冷哼一声道:“李二,你少在那里阴阳怪气的,有种等阵前军离去后来比试比试!”走到了街道另一头。

    那被叫作李二的中年瘪了一下嘴向其他人嘀咕道:“你看他,不就开个玩笑嘛,用的着吗?”

    “你说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李四是什么脾气,你还那样说,别的不说,他的武功还比你强呢!刚才没动手打你就算好的了,你还在这里贫嘴。”

    渐进的马蹄声戛然而止,城镇中的居民也纷纷屏息不再出声。

    嗡~~

    一声正亢的号声滑破天空,惊起一群飞鸟,随后一身穿墨銫长袍的男子从马背上跃下几步踏空而来,落于城门外。

    从袖中抽出一折方帖,缓缓打开,清了清嗓子后念到:“我等是阵前军第七方队,奉王上及将军之命前来驻守此边境之城,兵马不入城镇,还请城主为我等提供安营扎寨的物品。城主接旨!”

    长袍男子语毕,合贴,笔直的立于门外,等待城主前来受旨。城镇中,站在街道两旁的居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次小声讨论起来。

    “早就听说阵前军,纪律严明,没想到军队连城门都不进。”

    “就是就是,我还想看看他们的英姿呢!”

    “百闻不如一见,如此军队果然值得让人敬佩。”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让我家那崽子也参军,加入阵前军。”

    “我也是,我也是。”

    不一会儿,城主与一干卫兵骑着马到来,在大概离城门一百米处下马,城主独自一人一路小跑到长袍男子身前,躬身接过方帖,“小人因贱内今日生产,稍稍来迟,还请大人恕罪。”

    “城主哪里话,安营扎寨的物资还请劳烦城主费心了。”

    “小的今晚之前便给大人送去。”

    “多谢。”长袍男子道谢后便转身离去了。城主转身将接过的方帖扔给其中的一个卫兵说到“把这件事安排下去,必须在今晚之前办妥当,办好了大家都有赏,没办好,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是。”

    一干人相续散去

    行人们还在三三两两的讨论着阵前军,人群中一身批斗篷的青年,浑身轻微的颤抖,脸上的伤疤因眉头的紧锁变的愈发狰狞,他看着那长袍男子离去的方向楞了一会儿,紧攥的右手微微松开,脸銫也又变的随和起来。提着烧鸡与酒葫芦向城门的反方向快速离去,熟悉的转过几个路口,进到一间房里。

    房间不大,一个人住刚好,坐北朝南,阳光透过窗户,屋里还算明朗。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以及少量杂物。

    少年将烧鸡和酒葫芦放于桌上,自己坐在桌子旁,望着窗外。许久也不见他有更多的动作,连斗篷也没有摘,没有多余的表情,看不出他的心情有无变化。又过了许久,少年终于起身,摘下他的斗篷,挂于门旁,在门边矗立了一小会儿,又坐回了桌旁。

    他呆坐着,望着那只烧鸡与酒葫芦,表情变得奇怪,一会儿眉头紧锁,一会咬紧牙关,不一会儿又恢复平静,握紧的拳头像要狠狠的砸在桌子上,但最后却也轻轻的放了下去。

    他站起身来,盯着墙壁,仿佛要将其洞穿,眼睛渐渐干涩,想要嘶吼出来,发泄一下情绪,但也控制自己不发出太大的声响。他胡乱的击打起空气,直到汗水从他的额头渗出才停下动作。粗气从嘴与鼻孔冲出,慢慢的心里似乎平静了一点,他一头载倒在床上,又吐了几口浊气,便闭上了双眼。

    意识慢慢模糊,鼻息也平缓了下来,眼看即将睡过去,突然脑海中出现了今日于城门处见到的墨袍男子,身躯一阵,发出一声惊呼,清醒了过来。

    一只手放在胸口,一只手放在额头,双眼看着天花板,轻轻叹息东面的窗户突然被推开,一张布满皱纹的脸出现在哪里,双眼嗔视道:“小毛贼,我已经让人去通知官府了,官兵马上就到,现在你逃跑还来得及。”

    少年坐起,轻声道:“赵大娘,是我。”

    “哦哦哦,是谢乐啊,今天没去看你爹吗,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你看大娘我,老了,眼神不好,听见有动静,还以为进贼了呢,哈哈哈。”

    “谢谢大娘,刚刚忙别的去了,现在我正准备去呢。”

    “好好好,哎,你一个人也过的辛苦,那我就先回去了。”

    谢乐看着赵大娘缓缓离去的背影,嘴角轻轻上扬,正是因为还有关心他的人他才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给周围人添乱。

    在烦躁的时候有人说说话心中那种压抑的感觉会少很多。谢乐再次平复了一下情绪,起身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淡淡整理了衣襟,提上了桌上的酒壶和烧鸡,出门径直向城外走去。

    很快,谢乐来到了城门处,两侧的士兵会对进出的所有人核实身份,快速的比对了谢乐提供的折贴上的信息,确认无误后便放行了。

    已过正午,但太阳依旧不饶人,脚下的石板上翻滚着热浪,谢乐眯着眼看了看太阳所在的方位,低下头快步赶路。

    这个点,路上几乎没人,只有偶尔看见几个结伴砍柴归来的壮年男子。走了大概两百米,一个弯道过后,石板路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没有铺垫过的沙石路,偶尔吹过的热风,使的灰尘四处飞扬,仿佛温度又高了几度。谢乐取出一块面巾,遮住口鼻后继续快速赶路。

    前方隐约传来阵阵马蹄声,谢乐心想,应该就是城主给阵前军运送物质的部队了。

    车队很长,行进速度不快,以谢乐赶路的速度一会儿便赶了上来。

    马车上有帐篷,搭建护栏的木材,粮草,甚至还有一些备用的刀剑武器,可以说应有尽有。

    骑马走在最前面开路的男子,冲着马边的士兵打了一个手势,命令迅速传了下去,整个运送物资的车队便停了下来,谢乐也停在了车队一侧。骑马的男子随即下马,向前小跑来到另外两名骑马男子的马前,恭恭敬敬地跟这两人作揖,道:

    “我是云边城城卫军将领吴文龙,奉城主之命为各位送上物资,木材二十车,粮草二十五车,其余杂物十五车,合计六十车,请将军点阅。”

    左边骑马的男子点了点头:“你们这批物资送到兵营后方。”

    “是。”

    吴文龙后退数步转身来到车队前开始吩咐。

    谢乐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前方骑马的二人,发现右边的那人就是今天上午那名墨袍男子,左边刚刚说话的男子从他的甲胄看来他便是此次带军的将军了。

    那将军感受到谢乐的目光,双目一凝,右手放于腰间的剑柄上,那股威压是谢乐从没有感受过的,手心的汗水又开始增多,不由的握紧了双手,全力抑制身体抖动,却还是颤抖着。

    正在吩咐部下的吴文龙,察觉到异样,看了谢乐一眼,连忙上前,一把按住谢乐的头将双腿打颤的谢乐按跪在地上。    

    :。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