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酸倒牙的青梅,长刺的竹马
    :(大帝书阁),!     直到今天,我的父母大人始终认为我和沈云霄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天赐良缘。

    现在,当地时间十一点十八分,他就坐在我们家的客厅里,坐在我新买的奶白色高档沙发上,彬彬有礼,谦恭至极,脸上挂着令我感到陌生又惊悚的讨好的笑意。

    “伯父好,伯母好,我来没别的,就是看看你们。”他的眉眼唇角都是温润的笑意,“还有娅娅。”

    谁要看见他?我内心很烦,忍气吞声地剥开一个橘子放进嘴里,更烦的是不能朝他瞪眼睛还要维持淑女式的腼腆的微笑,毕竟今天是需要点儿仪式感的。

    眼前这家伙很会装孝子,什么阿姨看起来好年轻啊,叔叔上次的物理学术讲座很棒,我也去洗耳恭听啦之类的,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灿烂的彩虹屁,竟把我老爹老娘哄得眉开眼笑,笑得跟两朵花似的。

    我有点儿怨懑,一样的话我也说过,为什么他们就没这么大反应。

    我略为幽怨地瞟了他两眼,不妨他那一双黑漆漆的眼睛也突然看向我,得意之中带着一分奸计得逞的诡笑。

    果然,这货是装的。

    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带来的水果很好吃。他很清楚我最喜欢吃什么。

    除此之外,他也的确算玉树临风,在一屋子中老年人中间愈发显得年轻英俊,活脱脱一棵挺拔的小白杨。

    好看归好看,他的劣质本性我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最让我担心的是我的老爸老妈,恨不得这别人家的儿子是他们自己生出来的。

    这货一登门,坐了不到一小时,他们就几乎把这一个月积攒的笑容全贡献出来了

    “小霄啊,听说你上次受伤了,叔叔还很担心你呢。”

    “没事,我都习以为常了。”

    “不不,千万不能大意。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一定要注意戒烟戒酒。”

    “爸,你忘啦?他滴酒不沾,也不抽烟。”

    “哦哦,对。总之一定要小心。”

    “小霄啊,娅娅脾气不好,你要多担待。“

    等等这话是从我老妈的嘴里说出来的?我,我堂堂一个阳光温暖的狮子座,怎么就脾气不好了?

    不会吧老妈,你竟然偏心到开启抹黑自己女儿模式我忍住了抗议她的冲动,忽然想起来她上次在电话里和我们宿舍女魔头也是这样说过。

    她完全不晓得电话那头的女魔头是多么讨厌我,在电话里面苦口婆心的诉说她养大我这个女儿多么不容易,时常因为思念我这个女儿半夜睡不着,哭得枕巾都是湿的。

    女魔头在电话那头像哄孩子一样哄她,甜甜回应道:“放心吧阿姨,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同学之间互相关照是应该的。”

    我老妈在电话里开心坏了,直夸对方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儿。

    她万万想不到的是女魔头撂下电话就对同舍其他人冷冷一笑:“笑话!谁不是爹生娘养的,凭什么我就要担待她?难道就她女儿是公主么?”

    这话听着刻薄了点儿,但想来也没错,谁家的孩子不是个小公主小王子呢?

    “小霄,下次娅娅有什么不懂事的地方,你尽管跟我说,我教训她。”

    好了好了,她要把自己女儿托付给一个腹黑又可恨的家伙了。

    她向来有点儿重男轻女,口头禅就是“若是我能有一个儿子吧啦吧啦”

    这口头禅念叨了一辈子,我现在深信她如果当年真的生了一个儿子,地球可能都要倒着转,世界历史可能都要改写,全宇宙的科技发展史都要飞跃一大截。

    我对这二老已经甘拜下风,想要让他们保护好自己的女儿是万万不能了。

    眼下在他们的眼中,沈云霄就是那个光芒万丈、聪敏上进、无可挑剔的好青年,而他们的女儿就是无可救药的丑小鸭笨呆鹅,急需好青年的拯救加保护。

    接下来他们开始感叹岁月催人老,当年我和沈云霄是如何如何互帮互助,如何的友爱。

    “娅娅,你还记得你们小时候吧?那时候我们小区前面有一条水沟,一到了暴雨季发大水,大家伙儿就只能踩着一条木板桥过河。有一年你们俩一起过河,结果一下子掉到谁水里去了,哈哈,太可爱了。”

    苍天啊,这有什么可爱的?我头疼的按了按脑门。

    这简直就是沈云霄的黑历史好吗?

    那家伙从小就不像一个男人!

    小时候的他遇见发洪水过独木桥,竟然不敢走在前面!

    做为一个小小男子汉难道不是应该挺身而出,在前面开路,然后拉住后面女孩儿的手,特英雄的来一句“妹妹不怕,跟我走”吗?

    不!这家伙非但不肯走在前面,还非要小心翼翼的和我手拉手!肩并肩!

    于是我们俩就在那狭窄的一人才能勉勉强强通过的独木桥上双双栽到了水沟里。

    好在沟里面并不是水流湍急,我崩溃的哭喊声惊动了附近的大爷大娘们,他们七手八脚的把我从洪水淤泥里捞了出来!

    我发誓没有这货牵着我的手,我一个人可以平平安安过桥的!完全不会有这么糟糕的事情发生!

    真是蠢透了。

    我为什么要听那个家伙的话,跟他手拉手过河?

    后来他给我的解释是,他觉得那样很浪漫。

    这话是哄三岁孩子的么,谁特么会相信七八岁的小孩儿还会懂什么叫浪漫!?当我傻子么?

    诸如此类的狗血事件数不胜数。

    为什么那些糟透了的往事在我老爹老娘的口中就变成了美好的可爱的童年了呢?

    好在我的头脑始终清醒,记忆力超强,总算没有让他们把我和沈云霄鸡飞狗跳的年少混乱史给强行洗白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