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章 十年(求收藏推荐票)
    :(大帝书阁),!     次日。

    云空起了个早,一大早就发现善御不见了。

    他先是愣神了半晌,然后叫醒了对面铺的许安武,说道。

    “走吧,我们去食堂等他,他估计又去教室了。”

    去教室干什么?

    当然不是去上早自习的。

    就他们现在这情况,去听课不如花点钱去天地之力灌注室里坐一早上。

    通过天地之力灌注室,他们的铸脉速度也会快很多。

    如今刚毕业,马上就要面临道院生活了。

    很多人,都是在这个时候出去试炼,或者默默提升。

    开学后,分化速度快的吓人。

    想到这里,云空朝许安武怪异道。

    “昨晚你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吗,每晚都有的那种。”

    许安武揉了揉自己粗犷的大脸,疑惑道。

    “没有,寝室门是锁着的,不应该有人的。”

    扶了扶额头,云空有些无语。

    “没事先出寝室吧。”

    你睡得可真死,善御半夜叫你名字,你都不知道吗

    而一大早。

    善御去教室,就去干一件事。

    那就是洗澡。

    教室后方清洁室有一个纹刻水龙头,当年因为早上要武练,寝室老师每到时间就会镇守大门,早上出门晚的,那就直接一巴掌拍回去等着受罚了。

    善御这人,极其在意自己的颜值,但之前每次都会出寝晚。

    于是乎,到了后来,就直接跑到教室里洗澡了。

    结果谁知道,寝室老师还被善御这种精神大为感动,好好的表扬了一下善御。

    因为出寝室晚了,寝室老师也会扣工资的。

    被扣工资,那就等着被寝室老师吊打吧。

    有了表扬,善御就越发猖狂了。

    当然,以前是习惯,现在去教室洗澡,那就是纪念了。

    如今,他们已经毕业了。

    云空和许安武洗漱完之后,两人和寝室老师打了声招呼,就出了寝室大门。

    “云空,明天我就回许家了。”

    男寝出门就是一座大木桥,要过桥才能到食堂。

    听了许安武的话之后,云空轻轻点了点头。

    “嗯,回去也好。”

    想了想,云空又缓缓开口道。

    “帮贤钰带几份药液炼制术的基础法本吧,最好是望辰级的,我看他最近也要冲击望辰三等炼药证了。”

    炼药的分化和境界等同。

    但却不是按九重来分的,而是按照几等划分。

    三等最弱,一等最强。

    许安武爽朗道:“这个没问题!”

    许安武他爹就是研究院的。

    凝脉九重之上,那就是望辰,望辰级别对于他们家,那还是很好搞定的。

    一走进食堂。

    穿过食堂大门,云空就感觉有一股浓郁的魂血之力朝他们扑来!

    “老校长下血本了啊。”许安武也是粗声粗气的感慨道。

    万界妖兽血肉,那可不能随便点的。

    没人限量。

    这一刻,他们也是倍儿有面子。

    这明摆着是为他们这些毕业的准备的。

    许安武先是视线扫了扫四周,然后直接锁定了一个目标,无语道。

    “我就知道,他肯定在等我们,走吧。”

    整个食堂的正中央。

    善御一个人坐在一张大圆木桌上,品着茶,丝毫不管周围人的视线。

    而他面前的圆木桌上,摆着一堆魂血能量冲天的菜肴。

    几乎每道菜的上方,都凝聚出了一道浅浅的血色旋涡。

    这一幕,看的周围前来吃饭的学员双目血红。

    好想抢!

    太丰盛了,魂血之力浓郁的仿佛都能把食堂屋顶掀飞了!

    但不敢。

    “嗯?云兄,许兄,你们来了?”

    善御也见两人朝他走来,连忙起身招呼,同时袖袍一挥。

    咻!

    圆桌靠两人方向,凭空出现两杯茶。

    两人入座,这一刻,三个人的表情不在嬉笑,而是一脸严肃。

    四周学员见状纷纷无语,直接闷头继续吃饭,得了,又开始了。

    圆木桌上,云空率先动筷,夹了一块血红色纹路小土豆状菜肴送入嘴里。

    一旁的善御见状后,放下了茶杯,朗声道。

    “许兄,你见多识广,解释解释,这道菜的由来!”

    许安武表情凶狠,见云空一脸享受的咀嚼了一会儿,这才缓缓道。

    “一纹血魔芋,租界特有产物,长年受妖兽新鲜血液浇灌而生长成熟,口感如果冻,偏甜,可活血化瘀,有洗骨固脉的作用,也能帮其铸脉。

    不过这是一纹血魔芋,对望辰级别修士作用就不大了,勉强可以提升一下修士体内魂血能量。”

    话落,许安武顿了顿,继续道。

    “目前纹脉较多的血魔芋,只有万界战场才有了,极难保存,需要魂血浸泡才能保存,脱离魂血,甚至脱离扎根处的几分钟后,就会枯萎。”

    一纹的因为等级低,就比较好保存。

    但价格,让很多正经修士看都不看这菜一眼。

    因为血魔芋的价值,不如铸脉果,却是和铸脉果一样贵。

    这只是菜,很多能量都挥发了,也只有他们会点这些了。

    体验生活嘛。

    云空微微点头,咽下了血魔芋,随后随意扫了扫木桌上的菜,有继续拈起一块纯黑色根须状菜肴送入嘴里。

    根须入口,浓郁清爽的汁液瞬间在云空口腔中爆开。

    “黑蛟藤,生长于人界璃月山的日月崖,至于功效,也就和普通的大白菜差不多。”

    说到这里,三人面色同时淡然起来。

    许安武偏过脑袋咳嗽了一下,随后继续轻声道。

    “黑蛟藤无任何功效,但价格却和血魔芋并列,因为采摘难度极大,你们也知,有黑蛟藤的地方,必定有黑蛟蛇,所以采摘过程会死不少人。”

    长在平地还好,乱箭射死!

    甚至用各种纹刻法器都行。

    但难就难在,黑蛟藤内部是汁液,很容易被破坏,而且长在日月崖这种悬崖峭壁的地方。

    许安武话落,一旁的善御接过了他的话淡淡道。

    “价格昂贵,采摘难度极大,但却深受富豪喜爱,黑蛟藤的市场,就是这些富豪抬上去的。”

    说这黑蛟藤平平无奇,那是真的不过为。

    但,就是深受富豪市场喜爱。

    不是一人之见,而是他们三人通过自己接触的经历发现,整个修士富豪市场就是如此。

    想到这里,善御面色平静继续道。

    “安顺741年,市场上出现一株长有金色纹路的黑蛟藤,当时介绍,采摘途中死了一位意海级强者,于是这株黑蛟藤被炒到了200万安顺币的天价!”

    凭什么?

    卖给那位死去的意海级强者面子?

    怎么可能!

    “云兄,对此你有何见解?”善御问道。

    云空咽下了黑蛟藤,淡然道。

    “好吃,我感觉自己吃了之后精神饱满。”

    这最后一个精神饱满说的很重,也不知是嘲讽还是什么。

    因为黑蛟藤的作用就是白菜,除了填饱肚子,毫无用处。

    善御点头轻笑道。

    “对,这就是好吃,不管黑蛟藤有何功效,我也觉得,比那血魔芋好吃,比那铸脉果好吃!”

    许安武也是点头,粗犷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讽刺。

    当然,不是在讽刺另外两兄弟。

    云空淡淡道。

    “我们三人,现在对那些所谓的享乐之物已经不感兴趣了。”

    说白了,太有钱,不缺这些。

    什么铭刻跑车,什么其他的,都有。

    至少,普通人能够享受的,他们享受的起!

    但此刻,他们却是对这些吃的感兴趣,特别是沾了血的,付出了性命而收获的。

    这和那些富豪倒是相似。

    不是故意说,而是他们此刻就是这么觉得。

    云空也不在动筷了,解释道。

    “如今,我们喜欢的好像不是这些灵物能带给我们什么,而是这灵物采摘过程中所赋予的新价值,吃了黑蛟藤,我觉得,我好像在享受。”

    享受什么?

    一灵物,浇灌无数心血,那又如何,只是证明它的强身健体的能量价值罢了。

    他们说的新价值,那是黑蛟藤在采摘过程中。

    这些人所付出的艰辛,所付出的鲜血,乃至生命。

    普通人的生活他们已经厌倦,但当一人通过性命换来的灵物,那就被赋予了一个新价值。

    这种用命换来的本身毫无铸体价值的东西,他们吃了,却是很享受。

    这就是他们此刻的感悟。

    善御感慨。

    “所以,即使黑蛟藤毫无铸脉作用,却因为采摘过程的难度,价格也是昂贵无比。”

    此刻,如果有铸脉果和黑蛟藤,或许更多二世祖会选择这黑蛟藤。

    当然,如果不懂这黑蛟藤的由来,估计就会选铸脉果了。

    许安武淡淡道。

    “所以,你们觉得这种心理叫什么?”他指的吃黑蛟藤之后的心理满足感。

    云空毫不犹豫说道。

    “这叫有病!”

    善御点点头。

    “确实是有病!”

    富豪厌倦了普通修士的生活,就喜欢上了这种被赋予了人命价值的灵物。

    他们即使是二世祖,也知道了这种心理。

    那也觉得有病。

    大病!

    病态心理!

    许安武叹气道。

    “道理都懂,根深蒂固的东西,你我怎可轻易改变。”

    许安武发现,他爹也有点这种心理嫌疑。

    他很无奈,他心中也暗自发誓,自己上了武道院,当有一天境界超过自己老爹了。

    一定要把老爹吊起来打,然后引导他老子走上正道。

    云空几人也不知道许安武想什么。

    要是知道了他的目标,估计会当场赞不绝口。

    好家伙,你的梦想居然是教育你老子。

    真牛!

    当一修士太有钱,厌倦了修士生活,却是喜欢吃那些被付出了生命而采摘的到的灵物,这种风气,不可取。

    一旁的学员不少人听到了他们三人的谈话,也是连连暗自点头。

    说实话,这就是他们三人在众人眼中印象还不错的原因,因为这三人虽然行为古怪,但一些思想心理却是极其服众!

    远处,云空继续平静道。

    “无需多言,他们做他们的,道不同罢了,终有一天,万界杀进来了,他们就知道怕了。”

    租界就是如此。

    租界的事情,他们不懂,但猜了猜,也差不多就那样了吧。

    他们不一样。

    云空他爹就是参军退下来的,才谋的文职。

    所以,云空他爹云震,每次都在家里唾骂那些没上过战场的文职官。

    好一个享乐,还享乐出了一套修士思维垄断体系!

    就该让城主将他们扔到万界战场见见血,去看看,人界的今天有多不容易!

    善御也是点点头,自信道:“老一辈根深蒂固就算了,打不赢他们老子,我去打他们儿子,把更多的人引上正道。”

    话落,他端着茶杯对着云空道。

    “云兄,以后去了纹修院,可别真的像个书呆子一样。”

    多的话没说了。

    云空也知道善御要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

    人界纹修院存在了太久了,那里的制度很有可能披肩万界的一些小族制度。

    完善的可怕。

    既然都叫纹修院书呆子学院,那这学校风气要小心了。

    之所以云空他们会很奇葩的去想着防范一个制度。

    那就是因为,云空他们明白,修士阶层的分化,有制度保障。

    院内很有可能就是如此。

    后台保障都成体系了

    早饭过后。

    云空先和两兄弟又闲聊了几句,然后就独自离开了。

    他要去给贤钰拿天刑草了。

    当然,除了天刑草还有血寒果,以及一滴炎马魂血。

    十分钟后。

    云空抱着一个银色金属箱子从新回到了校内,抱着金属箱子,云空就朝星海一中研究实验室走去。

    一路上。

    云空陷入了沉思。

    沉思了一会儿,云空抬头朝天幕中看去。

    烈日炎炎。

    “这个世界为何没有宇宙?”他心中自问。

    万界那就是一体的!

    那天上那大太阳又是什么?

    没有宇宙存在,那苍穹之上是什么。

    据古书记载,这天上的大太阳大的骇人,几乎整个万界都能照射到。

    最关键的是。

    日落的时候,不是从侧边日落的。

    这里的日落表现,那就是苍穹中的那颗大太阳不断变小,然后消失。

    就是黑夜了。

    大太阳应该不是变小,而是远离了万界,但为什么会远离?

    云空有些头疼。

    都没人研究这些吗?

    还是说,高中没有?

    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有基础论铺垫,但基础论都没有,那就说明是真的可能没有。

    又或许,武道院应该有。

    想到这里,云空有些感慨。

    “在这里待了十年,都快奔三了吧。”

    在这里,云空18岁,刚从星海一中毕业。

    在万界待了十年,在那边都28了。

    到了现如今,云空也不有些说不清,究竟是那边穿越进而取代,还是这边做梦梦到那边穿越的。

    那时候,自己过来,才8岁。

    可是,8岁的时候,自己就凝脉八重了。

    一日铸八脉。

    一直到现在。

    照理说,吃了十年的妖兽肉,乃至灵物,他躺着也该凝脉九重了。

    可更神奇的是。

    他的9条经脉,就像装了黑洞一样,无论他怎么吞服铸脉之物,都会被吞噬。

    更让他后怕的是。

    当灵物入体后,要是魂血能量或者生机之能过于强大的。

    那是会震荡他周身的灵纹的。

    被动释放灵纹,然后他就会晕过去。

    要不然,之前那盘魂血冲天的菜肴,他也不会只是夹这么一块。

    也更不会听善御他们在这里耗时间。

    这就是默契,因为善御他们知道云空的情况。

    想到这里,云空隐约有些猜测。

    “是最近激发的太多了吗?”

    那昏迷后的画面竟然有些清晰了,而且,每一次的画面都不同。

    昏迷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

    “明天回家在试试,先给贤钰把灵物,魂血这些东西拿过去。”

    这万界,谜团太多了。

    极山城,也接触不到太多东西,虽说是安全,但坏处就是没法第一时间收到万界消息。

    消息延迟。

    很多东西,云空都是听云震说的。

    就连万界怎么来的,云空也问过。

    得到的答案就是不知道。

    也不知道是云震故意隐瞒还是什么。

    但他深知,云震是不想让他有好奇心,有了好奇心,云空就想出去看看。

    境界如此弱,出去浪迟早会浪死。

    他深深吸了口气。

    “或许等那画面清晰了,就能接触到一些东西了。”

    准备了十年。

    花了五年学习万界的语言,字符!

    剩下五年完全就是在学习各种万界杂谈的东西。

    当然,一些避开灵纹之力的功法,他也在修炼。

    目前看来,应该差不多了。

    这幻境,最近也有变化了。

    这是好事。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