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章 血色丛林(求收藏推荐票)
    :(大帝书阁),!     只是顷刻间。

    轰隆!

    店内的灵物商品就被那股澎湃的灵纹之力掀翻。

    七零八落的碎裂一地。

    云空被冲击的微微一滞,好歹有光感铭文铠甲的保护,他受到的第一波冲击被抵消了不少。

    身形顿了一下,云空开始疯狂消耗万民堂昨晚吸收的魂血。

    影诀爆发,他的身形逐渐化作了一道模糊的残影,加上铭文铠甲的增幅,他现在的隐匿状态达到了极致。

    “爆发啊!”

    老爹,在不爆发,你会受伤的!

    如今,他第一次出任务,他又没见过老爹出手。

    担心也是情有可原。

    云空眼睛瞪的老大。

    吴铁找你握手,你为什么此刻还要把手伸过去!

    不,不该这么疑问。

    握手不过是正常。

    最主要的是,我都看到了吴铁现在就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样子,就算你实力高深莫测,但不防御,我怕你翻车啊老爹!

    但吴铁此刻哪里还有一丝握手的样子。

    他就是想迅速抓住云震,然后来个玉石俱焚!

    而对面的云震,表情依旧充满了关怀,笑容满面,轻轻继续将手探了过去。

    但他头顶的那把绿色灵纹小刀却是飞快下落!

    而且。

    最关键的是,云空不会单凭一点就判断店主吴铁有问题。

    如果单凭这一点,他贸然出手,还不如等着老爹出手。

    但现在,吴铁明显是想杀了云震!

    难怪,难怪老爹一开始就透露的是望辰期境界。

    可怕!

    早上。

    老爹发来执法堂调出的所有人背景信息。

    吴铁的妻子,当时医院那边给出的死亡结果就是哮喘。

    恶性哮喘导致其死在了工作岗位上。

    但店主说是灵毒。

    也就是说,吴铁是知道他妻子不是因为哮喘死的。

    一切尘埃落定,那吴铁必须忍气吞声,找工厂主莫明海报复是不行的。

    莫明海境界太高,去了就是送死,到时候一定会得不偿失。

    莫峰是最好的人选!

    他的儿子!

    吴铁咬牙切齿,手如利刃朝云震抓来,狠狠道。

    “我就知道你们都该死!”

    还说什么,云震一直在试探他罢了,他清楚的很!

    云震反应的更快,见后方云空冲了过来。

    他眉头随意一挑,一心二用。

    “云空刚才那一瞬间是什么情况?”

    无他。

    刚才云空动用影诀的时候,云震明显发现,云空的身形似乎模糊了一些。

    他都能感觉到模糊,这很不寻常!

    但这是好事。

    不管怎么样,回去再说吧。

    现在就让你看看,你老子有多强!

    想罢,云震轻笑,伸出的手却是突然如同出膛的炮弹,一把狠狠捏住了吴铁的利爪!

    轰!

    咔嚓!

    吴铁体内爆发出了超越望辰九重的灵纹之力,这股力量将朝这边飙射而来的云空顿时掀飞!

    当吴铁的手被云震狠狠抓住时,云震微微用力。

    砰!

    吴铁的手被瞬间捏碎,血肉溅射当场!

    而那绿色小刀瞬间接触到了云震的头顶,随后竟然被云震的肉身给直接弹飞了!

    咔,小刀上也传来了金属碎裂声。

    这可是望辰九重的小刀,店内,云空身形倒飞,直接撞碎了灵物摆放架子。

    他躺在破碎的架子上,神色有些恍惚。

    这就是超越望辰九重吗,气息都能把自己掀飞。

    店主爆发的气息绝不是普通的望辰九重,起码是初入意海级了。

    甚至,店主精神力识海内有本命灵纹武器。

    一把绿色小刀。

    挣扎着站了起来,云空怒吼一声,本来想要逃跑,但想了想,回头继续朝店主轰杀而去。

    “我弄死你!”

    老爹还在,超越望辰九重又如何!

    随后,云空一脸无奈的再一次被掀飞,一股股威压,冲击的他脑子嗡嗡作响。

    远处,一股鲜血洒落,吴铁面色痛苦,咬牙切齿道。

    “你不是望辰!”

    但下一刻,吴铁心中发狠,厉声道。

    “呵,看来你们是真的想逼死我了,既然你们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这个,境界也不是如此,那就一起死好了!”

    吴铁手被云震狠狠捏炸,他不管手部剧痛,眨眼间再次踢出一击鞭腿,空气炸裂。

    云震不慌不忙,缓缓道。

    “既然你们是精心策划,那我也没什么好同情的了。”

    话落,云震体内灵纹之力如同瀚海一般爆发。

    云空躺在地上,一脸震撼的看着这一切。

    这股灵纹之力,宛若惊涛,瞬间压制住了吴铁周身的一切威压破坏,同时,只见云震伸出另一只手,轻描淡写的朝吴铁镇压而去。

    轰!

    吴铁痛苦的闷哼一声,腿骨被云震直接拍的粉碎。

    随后,云震大手一招,那把此刻已经满是裂痕的绿色小刀出现在他手中。

    咔嚓!

    没有丝毫犹豫。

    云震就将绿色小刀捏碎了!

    这小刀就是吴铁的本命武器,一直潜藏在他的精神力魂体中。

    算是他的一大修为体现。

    但现在,小刀碎裂,他精神和肉身得到了双重重创。

    吴铁瘫倒在地,神色痛苦,不甘道。

    “我只是想报仇,为什么你们这些人都是如此,我们下层修士就没有翻身,甚至是为亲人报仇的机会吗!”

    威压散去,云震对着云空招呼了一下,随后转过头对着吴铁缓缓道。

    “我说过,莫明海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以前你当过兵,高熊是你的战友吧,虽然你们不在一个队,如此一来,本来我是不抱怀疑的。”

    吴铁面色复杂,目眦欲裂道。

    “你怎么发现的?你从一开始就想试探我!”

    云震轻笑,缓缓道。

    “十几年前当过兵,如今你这店开了十几年,据我所了解,你这几年时间去过各种场所,但唯独就是不去和战斗相关的训练馆,说明你想证明你已经不习武多年。

    你手上的茧此刻也是另一种迷惑,你作为店主,后来爱上了雕刻,手上有茧并不过为,这也掩盖了你用刀训练的事实。”

    话音一转,云震毫不犹豫冷笑道。

    “你肯定想,即使我们知道,你妻子去世,是因为莫明海的工厂,而现在他儿子作为店员死在了你店内,我们没证据,甚至被另一个苦苦无法突破望辰九重的杀人犯高熊干扰,你笃定我们根本不会想到你。”

    就算想到了,也没证据,只能逮捕。

    但云震出发点很独特,就抓着你不放,去执法堂周围住,那就已经暗示了他,你有问题,去住几天。

    真正的关切,那就是派人时刻盯着这家店,甚至派狙击修士时刻盯防。

    不会很奇葩的让一个店主出去住。

    这也是,后来吴铁反水的必要原因,他得走了。

    好歹其他执法堂的人都走了,只剩下这两位望辰级别的修士!

    随后,云震继续缓缓道。

    “这件事让执法堂的小家伙来办,会花不少心思,但为了防止意外,我直接调了你参军那段时间的记录档案,这些事,执法堂办不了。

    档案记录了你和高熊的过往,生死战友,但后来你们因为矛盾去了不同的部队,照理说你们是没有关系的了。”

    “但对于我这等境界来说,你的隐藏太过拙劣,即使探查不了你的肉身,从那摊已经淡化的血迹飞溅的距离和间隔来看,死者后背受过冲击。”

    云震每说一句,吴铁的脸色就会难看几分。

    到最后,他都要近乎崩溃了。

    你一个强者为了我这个境界的案子煞费苦心,我真是谢谢你!

    云震顿了顿,继续轻笑道。

    “即使,莫峰死后,你尝试用临时手段去救治他,给他灌注了富含生机的灵纹之力,这也造成执法堂误判,你在他体内的灵纹之力残留是你救治留下的。

    但对我来说,不难剥离血迹残留的灵纹之力破坏因素。”

    云震有些不屑。

    很多东西,不是光靠脑子就能解决。

    还得是境界!

    远处,云空挣扎的站起身来,一脸震撼的望着自己老爹。

    不愧是老爹,就是牛!

    真以为云震从一开始就误判了吗!

    错!

    他一进店,就发现了血迹中的破坏因素,即使店主当时已经害怕到了昏厥的地步。

    想要救活莫峰,至少续命也行。

    就给莫峰灌注了很多生命药液,甚至是他体内的一些富含生机的灵纹之力。

    结果就是为了制造干扰,扰乱他之前的出手,扰乱他出手后在莫峰体内造成的破坏灵纹之力!

    这样,就算意海强者来办案,也会受到误判。

    甚至还会让莫峰的父亲来感谢吴铁。

    你尽力了!

    凶手就顺理成章的成了高熊。

    吴铁瞳孔巨缩,盯着店内的那摊血迹。

    瞬间解析出灵纹之力的破坏因素,意海级都办不到!

    起码是移山级了!

    有病是吧。

    一个移山级的强者,来处理望辰级别的案子?

    这收益,根本就不成正比!

    良久,他表情有些悲哀,拖着重伤的身子靠到了椅子边,凄惨道。

    “你知道吗,李苑艾死在了铭文兵器制造工厂,当时我去医院急症室的时候,你们没有见过,她那时候的样子,肺部腐烂,器官衰竭,血毒粘稠度近乎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这是什么,这是重的灵毒的基本表现!”

    随后他额头青筋暴起,双眼血红道。

    “我通过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至亲,到最后这武器竟是如此的软弱无力,哮喘?你的至亲得了哮喘会是这样?”

    他无力的朝窗外看去,喃喃道。

    “那些人的命就一定比我们值钱吗?你知道,每一次我眺望那诸天财堂,和那些高楼大厦,你可知我最直观的感受是什么?”

    吴铁有些悲哀。

    “这就是血色丛林,什么安顺年的繁盛,我看我们活的连那些万界生物都不如。”

    云震沉默了,随后缓缓道。

    “越过执法堂,甚至还有城主府,乃至我们这些督查使都是可以上报的对象,你知道有这些路子,为什么不上报?”

    吴铁双目红的吓人,吼道。

    “找谁?一层层审批?到最后也不过是一纸空文,我妻子当时躺在医院生死不知,那些医师,判决堂和所谓的莫明海联手,大放厥词。

    你们可知,我至今听了那说辞,都如同置身地狱,这是人间吗?。”

    一个地狱人间!

    让他绝望,谁知道他的申述审批到了那一层就被拦截了。

    这谁管?

    都是逼他的!

    他颤声道。

    “云哥,你一定不知道当时在判决堂上的说辞,在那一刻,我只感觉他们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恶臭与伪善。

    掩盖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他甚至不敢直视我,对我发誓。

    只能一味妖言惑众,他的双眼,如贼一般四处摸索,收割,装出一副忏悔者的模样,面对死亡断案,这是破戒,甚至他还要伪善的祈祷一番。”

    云空在远处听后,沉默了。

    彻底沉默了,他没想到,一个案子会这么复杂。

    他现在,单凭一点,根本无法判断对错了。

    店主是被逼的,有错吗?

    不,有错!

    云空神色恢复了过来,一脸淡然的看着这一切。

    他在忍耐,忍耐自己不去带入店主。

    太惨了。

    惨到他都想拍手叫好,杀得好!

    父债子偿的说法很幼稚,但有这么一瞬间,云空觉得,店主是别无选择,只能如此。

    不过,助同谋杀,就是吴铁的错!

    见云震认真的听着自己述说,吴铁一脸悲愤欲绝,伸出另一只没有断裂的手,颤颤微微的从兜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云震。

    “上面是当时的审核记录。”

    云震拿起纸看了一眼,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随后点点头,递给了云空。

    “云空,出去,记录拍照。”

    云空微微有些诧异,接过了那张记录纸,然后点点头,走出了商店。

    既然老爹能处理,那就交给老爹吧。

    走到街道上,云空深深吸了口气。

    拿起了那张纸。

    顿时,他瞳孔巨缩。

    纸上是这么写的:

    据我所知,李苑艾的病情是因为灵毒导致肺部感染,进而造成的器官衰竭。

    第一批医生是这么说的,但后来,李苑艾去世后,验尸陪审堂的人却说,第一批医生的说辞并不得体,他们会教这些医生如何准确的说,以此更好的处理案子。

    我深感无力,深知这些人早已被灌了迷魂汤。

    后来,验尸陪审堂的人在判决堂上说。

    “当然,死者是因为恶性哮喘死的,但也必须担心另一个因素,在拥挤的铭文车间中过度劳作,可能诱发加速了李苑艾的死亡。”

    后来,陪审团加了一句,让我绝望的话。

    李苑艾的过度劳作,包含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看完这张纸后,云空心中很不是滋味。

    极其有水平的一封判决前陈词。

    灵毒,老校长曾经提到过。

    当一个人经常接触那些未经处理的科武机械,甚至是铭文法器零件,都有感染的风险。

    很多东西,不是说机器就能解决的,必须要人力。

    脏活累活,只能这些人来干,不然就没人会干这些了。

    很多法器是带有灼烧毒素效果的,这和前期涂抹有关,稍有不慎,涂抹过程中,有人感染灵毒那也是很正常的。

    看着周围的街区,云空陷入了思索,心中生出了一丝愤怒。

    吴铁的妻子死于灵毒,被判哮喘,验尸陪审官脑子里都是浆糊吗?

    开胸验肺居然都能判成灵毒。

    云空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能有职位的修士,精神计算力是何等的吓人。

    眼睛不瞎,肺部灵毒溃烂能判断成哮喘。

    “还真是贪官蠹役。”

    人界是现在这般,他一点也不奇怪。

    但,万界又是什么样子?

    老爹说,上了万界后,平常的一些人界民间东西将不复存在。

    在那里,兵器境界,能逃能杀才是王道。

    上了战场,谁和你理论,直接就是刀刀上去干了!

    “至少还在我的认知范围内。”

    如今发生这些,他并不奇怪。

    只是有些气愤,有些无从下手帮助店主的感觉。

    吴铁必然会被逮捕。

    凶手此刻还没有找到,他们还在危机之中!

    半个小时后。

    执法堂的人来了,将吴铁压回了执法堂。

    随后也将商店给查封了。

    过了一会儿,云震拍了拍云空笑道。

    “小子,涨经验了没,这就是判案的手段,很多东西你不能一开始就被任何人牵着走,不然会干扰自己的,还有,这不过是个望辰期的案子。”

    云空点点头,心中叹息。

    确实很复杂,老爹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啊。

    想归想,他还是试着总结道。

    “我觉得还好,虽然这一次我漏洞百出,不过我应该触碰了点门道,以后执行任务就不会这样了。”

    云震听后差点被气吐血。

    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我是想让你见难而返。

    想到这里,云震沉声道。

    “今天到现场是因为让你涨涨经验,你以为以后还会遇到这种,很多时候都会让你直接去抓捕凶手,你一路都是在逮捕别人,像今天这种,他也没料到我会出手!”

    真以为就耍耍嘴皮子,刚才人家爆发意海一重灵纹之力,我看你都被掀飞了好几次。

    还断案?

    哪知道云空更兴奋了,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有些小心道。

    “爹,接下来,抓捕凶手,我们该如何详细做抓捕网?”

    云震严肃道。

    “望辰九重,人家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你,等会儿遇到了直接往死里砍,正好我也看看你的战斗技巧,危机时刻我会出手的。”

    我作为移山级强者,面对意海级都能一巴掌拍死,更别说什么望辰境界了。

    刚才,之所以云震没有下狠手,就是想听完吴铁解释再说。

    不然早都拍死了。

    云空现在才多少,凝脉九重而已。

    十年都没有学习功法,云震可不认为云空能爆发出什么。

    倒是看看也行。

    等等。

    想到这里,云震突然朝云空看去,意味深长道。

    “你刚才在店里爆发的那个影子,是什么?”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