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章 我去接我学生怎么了?
    :(大帝书阁),!     清晨。

    就在云空他们前往执法堂的同一时间。

    诸天院大门口。

    执教秦毅站在巨大的诸天院大门下,拿着一张名单看了一会儿,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极山城,云空,高一凝脉八重巅峰,高三凝脉八重巅峰,毕业后,辅助移山级强者斩杀望辰九重,境界,凝脉九重,开隐脉。”

    随后,他继续喃喃道。

    “西川城,贾徽,武考毕业时凝脉九重,辅助意海巅峰级强者斩杀望辰六重,曾获得修士高中全国青少年单人武道大赛第4。”

    他琢磨了一会儿,凝眉道。

    “既然那云空学员的数据无误,那就是隐脉的问题吗?”

    想到这里,秦毅表情变得有些怪异。

    觉醒隐脉的不去极道院,来诸天院干什么?

    不是极道院差,说到底,极道院和诸天院差不多,但因为诸天院几乎就是挨着租界的,所以这里的学生,经常接触万界古族。

    境界平均值要比极道院高出不少。

    弱的都死了。

    当然了,有完备的生死协议给你签,不签也行,转去其他道院也不是没人要。

    初生牛犊不怕虎,所以很多时候,让你签生死协议,很多人下意识就觉得,和知道自己百年后一定会老死一样,那是之后的事情,关现在什么事。

    所以,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来诸天院!

    都是天骄。

    想到这里,秦毅转头双眼微眯朝天边尽头看去。

    肉眼可见的天地之力黄色薄膜,一直向他这边弯曲,没入了苍穹中!

    而在薄膜外围的尽头地界,一股股血柱若隐若现,秦毅回过神喃喃道。

    “希望你们不要后悔,在这里,心高气傲之人,死的最快,除非你是真正的天骄,不然到了什么境界也得被镇压。”

    就在他准备闪身离开的瞬间,后方传来了一阵苍老的声音,这道苍老的声音就如同魔音一般,在他四周回荡!

    “秦执教,如今诸天院内查,你现在出去是否有所不妥?等内查结束后在出去吧。”

    秦毅瞳孔一缩,心中暗骂,随后淡淡道。

    “平院助,没别的意思,去接我的学生。”

    是的,除了执教,诸天院还有院长助理!

    老者身形瞬间浮现,面色平静,继续出声道。

    “秦执教,你也才从万界战场回归,你曾经也接触过魔界生物,听老夫一句劝,留在诸天院,比什么都好,暗箭伤人啊。”

    秦毅表情淡然,心中冷笑万分。

    我去万界战场斩杀魔族,到你口中倒成了接触。

    无耻!

    想到这里,秦毅微笑道。

    “平院助理,如今天才学子源源不断的进入诸天院,很多学员可是会在途中夭折,我们魂体一系心怀宽广,亲自接人,保学员安全,这有什么不妥吗?

    至于想要查我,平助理还是查一查自己人吧,魔族战场,周宇明和我一起待过一段时间,正如平助理所说,暗箭伤人,我后来就主动离开了,据我所知,最后那周宇明可是和兵道系陆鸣在一起的。”

    说到这里,秦毅表情有些惋惜。

    “可惜了,最后陆鸣还是被魔族强者偷袭而死,可惜了一身境界,都意海四重了,也不知是暗箭还是什么。”

    最后一个暗箭一词说的极重。

    同样是意海四重,陆鸣比周宇明还强大一些。

    可惜了,最后陆鸣死了,周宇明还活着。

    平助理摸了摸自己胡须,一脸淡然。

    “周宇明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至于秦执教想要出去,还请跟我走一趟,接受一下调查,过段时间,自然就能出去了。”

    秦毅淡淡道。

    “你没这权限,你还是让老院长把我带回去吧,最好只带人头,身子就留在校门口吧。”

    平助理笑意浓郁,缓缓摇头。

    “残害同族,人畜不如,还请秦毅执教跟我走一趟。”

    是啊,我不残害你,我带你回去接受调查而已。

    就在平助理说话间,一道很平和的声音浮现而出。

    “平断,让他走吧,你们有些急躁了。”

    秦毅一愣,惊喜道。

    “傅院助!”

    随后,傅明的身形直接浮现在秦毅身边。

    平断眼中一丝忌惮一闪而逝,随后,他继续慈祥的笑了笑,说道。

    “毕竟是从万界战场回来,老院长说要内查,希望傅助理能够理解。”

    傅明面色平和,轻声道。

    “他出去是我批准的,希望平断你能够理解,如果有什么异议,还请平断跟我走一趟,我们去和赵院长理论。”

    一位中年男子对着一位老者直呼其名!

    而且,傅明的境界不如平断,平断是移山二重,傅明是意海九重。

    平断缓缓摇了摇头,笑容满面道。

    “既然傅助理都说了,那就批准了。”

    傅明微微点点头,随后缓缓道。

    “平断你这么修炼可不行,思维容易走火入魔,到时候精神力受到重创了,可就麻烦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意海九重指点移山二重!

    但偏偏,平断还没话说。

    轻轻点了点头,平断背负着双手,目送着秦毅离开,继续一脸慈祥。

    随后,傅明身形一闪也离开了。

    当傅明离开的瞬间,平断苍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细汗。

    随后,他将背负的右手举到了自己面前,手掌处裂开了一道细小伤口。

    一毫米左右,但却深可见骨!

    一滴淡金色血液从伤口处滑出,狠狠朝下方地面砸落!

    哐当。

    地面被砸出一个五厘米的大坑。

    移山级的血液,质量高的吓人。

    擦了擦汗,平断若无其事的将血液捡起,随后精神力微动,恢复了地面。

    他眼中有些冷厉。

    “更强了,如今还是不愿透露,我看你们能忍到什么时候,几十年前,魂体系就自身难保,现在更是人界诸天院的一叶孤舟,我看过段时间,你们这魂体系的功法也该让出来了。”

    说实话,他至今都不明白。

    为什么,要亲自出去接人,每一年都是如此!

    想到这里,他冷哼一声。

    也就给这些人续命罢了,等上了战场,该死的还不是得死。

    诸天院的人就是如此。

    说不上冷血。

    他平断也有心怀梦想的时候!

    但后来,经常看死人,死的人多了,心里就习惯了。

    哪有什么悲伤可言,说不定你还没开始悲伤,就被另一派斩草除根了!

    所以,到最后,还是棋手活的最久。

    平断深深吸了口气,面容继续慈祥,对着大门外的空气笑道。

    “希望你们能活到毕业,毕竟,人界需要你们。”

    极山城。

    此刻,云空等人已经来到了执法堂。

    整个执法堂只有一层,但很宽敞,房间也很多,门口树立着数根柱子,以及一尊雕像,及其庄严!

    雕像是极山城城主。

    这就是地位。

    人界,圣域最大,其次就是城主。

    云空看到这里,喃喃道。

    “也就是说,每一届城主退位后,都会前往圣域吗?”

    去圣域干什么?

    当土皇帝吗?

    还是说其他的?

    就连老爹也不知道这些城主是什么境界。

    想到这里,云空心中计划了一下。

    “等去道院扎根之后,看看圣域方面有没有名额,参观一下也好,至少让我觉得,这些人不是在当土皇帝。”

    摇了摇头,思绪回归,随后,云空不在犹豫跟随着众人进入了执法大厅。

    进去之后,云空才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是的,极其渺小。

    这大厅,太宽敞了,光是眼前的大厅,也得500平方了吧,而且,还没算上边缘的各种练武房间办公室,甚至是库房。

    大厅内有不少人,但在门口,站着几位白袍男子。

    一位白袍男子见云空等人走进了大厅,随后拿出手机对照了一下,立马朝他们走来。

    远处的云空微微一愣。

    随后就感觉到了一股及其冷厉的气势扑面而来。

    善御咽了咽口水,有些无语的悄悄道。

    “不会觉得我们是一群二世祖,没见过杀人剔骨吧?”

    这就来了个下马威?

    许安武一脸凶狠,沉声道。

    “很有可能,要不,我们找个场地和他磨合一下,好歹让他知道知道我们的深浅。”

    云空摇了摇头,说道。

    “看情况,任务是很早就发布了,只是凶手一直没有落网,而且据说是万界邪宗的人,他知道我们的任务情况,就连我们修炼的功法,应该也有记录,最主要的是,这次任务凶手,不是一人,而是多人!”

    贤钰背后背着一个大背包,在一旁认真的听着。

    这一刻,四人仿佛都将那位白执事的煞气屏蔽了一样。

    这就是默契!

    那位白执事见几人仿佛没感受到一般,心中反而松了口气。

    挺好的,处惊不乱。

    随后,他大跨步走到几人面前,严肃道。

    “我是执法堂白执事,王桦,望辰七重,这一次的任务是斩杀两位望辰二重万界邪宗人员,你们不弱,也是天才,小小年纪就到了如此境界,但你们缺少煞气的内敛,杀人前,不能暴露出丝毫的煞气。”

    善御咽了咽口水。

    “你能感受到?”

    难怪之前高中时期,学校有敛息功法。

    王桦轻笑。

    “当然,普通人杀人,有血腥之气,洗个澡在等几天,血腥之气自然就消失了,但修士不同,灵纹之力杀人后,体内多多少少会残留煞气,而你们明显都是杀过人的,特别是旁边这位,叫云空吧,就算我不看你的资料,都能判断出,你在两个星期之内杀过人。”

    云空陷入了沉思,心中有些震撼。

    望辰期有灵纹护体,倒是将他经脉护住了,不过,还是被人判断出了一些煞气。

    这白执事经验很丰富。

    这下子,即使是辅助杀过望辰九重的云空,也将心中那一丝莫名的骄傲给压下了。

    毕竟,他可没王桦这么厉害,可以判断出什么煞气。

    将心中的一丝骄傲压下后,云空心中喃喃道。

    “既然是内敛,那影狐一族的影诀有效果吗?”

    影狐一族极其擅长暗杀,既然是暗杀,那就不能被人发现。

    既然不能被发现,那应该能掩盖煞气!

    这一刻,云空心中再次浮现出自信。

    看看,你前脚说完,我后脚就想出了解决方案。

    不过,可以试验一下。

    毕竟他现在也不能判断出煞气是什么,煞气和杀气还是有不同的。

    杀气可以,但杀气说不定就不能了。

    想到这里,云空突然想到了老爹和那位店主吴铁。

    “或许,当时老爹是解释给我听的,断案技巧,而老爹本人,应该早就判断出了煞气,不然不会一进去就开始试探!”

    一下子,云空就将心中的疑惑解决了。

    正在云空思绪万千的时候,王桦朝一边的贤钰看去,感受了一下,皱了皱眉头,说道。

    “贤钰是吧,我看了你的资料,药剂师,很不错,还是二等的,所以,这场任务你的续航作用至关重要,很多时候,我们战斗,最可怕的就是没有续航,要是力竭了,就算旁边有人,那时候,另外的敌人早就一刀把你补死了。

    所以,听好了,你失明了,找一个你最有默契的人,到时候战斗的时候,你听声辨别方位,直接将药剂扔给那个你觉得最有默契的人!”

    贤钰被夸的一愣一愣的,她脸颊微微红润了一些,想了想,疑惑道。

    “要是有人发现了,模仿你们的声音怎么办?”

    白执事王桦笑道。

    “这个问题问的好,这是高端战场了,你们接触不到,这次任务,已经确定,敌人就是望辰二重至三重之间,当然,要是运气不好,很有可能是四重。”

    随后,王桦朝云空沉声道。

    “你的资料我看了,镇灵刀辅助斩杀,记住,你现在手中的这把刀我感受了一下,应该是16到18道铭文的强度,远远不如镇灵刀。

    也就是说,你要是遇到了望辰四重之上,用这把刀,几乎就是必死无疑,所以请小心,你们是四个人,我是一个人,我没法照顾所有人,我也是执法人员,你们是辅助我,而不是我辅助你们,明白吗!”

    谁知道万一暗处跳出来一个望辰后期将他缠住了。

    那就麻烦了。

    四人齐刷刷的点了点头。

    随后,王桦朝贤钰说道。

    “贤钰,从现在开始我们的任务已经开始,等会儿有什么我会在路上交代完,然后,你从路上就开始炼药。

    你们是九大道院的学子,执法堂和道院理论上是平级关系,所以,我们有义务在第一次任务培养你们。

    但我说的培养不是保护,重伤了自己承受着!”

    贤钰咬了咬小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软喝道。

    “知道啦!”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