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章 凡灵,不配直视神灵
    :(大帝书阁),!     停车场内。

    厮杀声四起,血肉飙射。

    无数血液混着雨水,近乎染红了小半个停车场。

    贤钰蹲在厕所门口,都能闻到一股子血腥味,血腥的吓人,还有不断爆发的灵纹之力。

    二麻子,人都傻了,站在另一个厕所门口死角处,不敢吱声。

    他是什么境界?

    凝脉中期罢了,他敢保证,就这几位年轻人,随便挑出来这么一位,都能一拳打爆他。

    至于车辆索赔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

    现在他不敢轻举妄动,以免造成意外,只能默默的看着远处的几人疯狂激战。

    想到这里,二麻子有些后怕。

    还好这几位年轻人身手不凡,如果是自己一个人。

    那自己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想多了。

    远处,云空身形再度接近老妇人,刀刀斩出,但一刀比一刀强,此刻,他的灵纹之力消耗极快,满身都是刀痕,血液不断喷涌而出。

    血刀诀,就是这么用的。

    魂血流的越多,刀势就越强!

    有了血液加持,再动用血刀诀,此时的云空,即使肉身之力不断枯竭,但战斗力却是隐约盖过了那老妇人。

    “杀!”

    老妇人尖锐声传来,瞬间激发爆血术,周身猛然膨胀,干瘪的肉身迅速充盈起来。

    轰!

    老妇人尖叫道。

    “我看你能撑多久,等你灵纹之力消耗殆尽,你必死!”

    云空冷笑,在雨中甩了甩左手,鲜血溅射四周,随后再次出刀朝老妇人狠狠斩去。

    “你试试就知道了。”

    轰隆隆,天幕中再次有雷霆炸响,雨势又大了几分。

    “年轻人,你的话可支撑不起你的话!”老妇人身形飙射声音冷厉无比。

    当!

    斩辰刀接触短刃,溅射出道道火星,随后云空猛然提出一道鞭腿!

    轰隆一声,空气发出炸响声,虚空中的雨水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砰!

    老妇人脸色大变,猛然出手格挡,但瞬间就被云空一腿扫中面门。

    咔嚓。

    骨骼断裂声传来。

    老妇人面门瞬间塌陷,眼球炸裂,鲜血直流,不可置信的痛苦道。

    “你的肉身为何这么强?”

    见老妇人出现了瞬间的恍惚,云空一刀斩出,砍飞了老妇人的短刀,冷冷道。

    “死吧。”

    老妇人此刻,周身不断燃烧,雨水滴在她身上发出阵阵嗤嗤声,仿佛干热锅中的水滴疯狂被蒸发,随后,她体内发出骨骼爆响声,双目血红咆哮道。

    “你看看谁先死,肉身强又如何,望辰期,一步一天堑,你不过是初入望辰,灵纹之力能消耗多久?”

    砰!

    老妇人头破血流,全身灵纹之力再度爆发,拳头上凝聚出血腥红芒,朝云空猛然出拳,狠狠砸来。

    不得不说,这爆血术相当恐怖。

    拳拳包含火焰灼烧,烧得云空拳头也是焦黑一片。

    云空深深吸了口气,找准时机,一道朝老妇人肿胀的腰间斩去。

    但瞬间,他瞳孔一缩,斩辰刀竟然没有将老妇人拦腰斩断,下一刻,他猛然抽刀放手,一拳轰出迎上了老妇人猩红的拳头。

    “小杂种,死吧,我看你还能消耗多少灵纹之力!”

    轰!

    拳头相接,在某一瞬间,远处的二麻子竟然听到了淡淡的金属碰撞声!

    云空见来不及提刀了,狠狠扔向了自己的身后,随后哐当一声,斩辰刀插入了停车场水泥地中。

    是的,肉身搏击。

    这个时候,看谁先力竭,谁必死。

    云空也是靠着他体内那厚实的灵纹之力,战斗力才硬生生的提升到了和老妇人不相上下的地步。

    此刻的老妇人,哪里还有几分人性。

    双目血红,浑身血肉疯狂燃烧,体内的能量化作滚滚气浪流,将她的躯体撑得肿胀无比。

    爆血术是要付出代价的。

    燃烧全身血液的代价。

    所以,老妇人此刻心中也是波涛汹涌,急切无比。

    真要在这么耗下去,她就算杀掉眼前这小子,也活不长了。

    不行,只能等消耗了!

    云空消耗不过她。

    他们灵纹之力相当,但魂血之力,云空稍逊一筹。

    砰!

    “给我死!”老妇人声音爆喝,手如钢钳,指如刀锋,疯狂攻击云空的要害。

    几次下来,两人的灵纹之力近乎都要消耗殆尽了。

    汗水疯狂流淌,但随后就被雨水混着血水冲刷干净。

    这一刻,云空被打的节节败退,不断朝后方插在露面的斩辰刀靠近。

    老妇人见状神色狂喜,但就是这么一瞬间,云空猛然再度爆发,一把朝老妇人右臂狠狠抓去。

    噗嗤!

    老妇人此刻臃肿的右臂竟然被云空狠狠一扭,当场扯断。

    但随后,云空仿佛力竭了一般,再度朝后猛然退去。

    “畜生,我。”老妇人手臂被扯断,鲜血飙射,痛的近乎昏厥。

    但眼见着云空力竭了,老妇人肉身再度燃烧起熊熊火焰。

    望辰二重境界气势恢复了一些。

    “畜生,我看你能撑多久,等杀了你,我就去杀了另外几个人。”这一刻,老妇人的声音如同鬼魅,在虚空中回荡!

    云空脸色发白,体内的灵纹之力近乎枯竭,胸口处不断有血液涌出,步步后退,很快接近了斩辰刀。

    当他拔出斩辰刀的瞬间,眼前朝他飙射而来的老妇人同样口吐鲜血,但却不屑道。

    “你现在的实力,还能爆发出几分血刀?”

    能有三分不错了,刚才云空撕裂老妇人的手,一身灵纹之力消耗殆尽,早就是枯竭之灯,奄奄一息。

    这一刻,云空有些惨笑,狠狠拿起斩辰刀,作势要一刀斩出,但刀芒却是没有刚才锋利了。

    远处的善御疯狂挥剑,许安武也是枪枪如刺,狠狠扎出,他爆喝道。

    “云空,等我十秒,我来解救你!”

    这男子,更难缠,也激发了爆血术!

    爆血术太强了,灵纹之力消耗完了,还能消耗魂血之力,即使结果会很惨,但只要能斩敌,一切都不是白费。

    但此刻,却无人知道,云空冒血的头顶,突然浮现出了一片宽广无比的淡黄色大海。

    云空双手颤抖,软弱无力般的朝老妇人狠狠斩下,此时,他的速度,在老妇人看来,不堪一击。

    远处,许安武一枪扎出,虚空发出爆响,他狠狠道。

    “善御,撑几秒,我去救云空!”

    善御浑身浴血,一脸苦笑,疯狂朝男子挥剑。

    “哥,最多五秒,你不回防,我死的更快。”但下一刻,善御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被男子打的狠狠倒退。

    后方,老妇人尖叫道。

    “死吧,小子,下辈子不要投胎到人界。”

    厕所旁,贤钰娇躯猛然一颤,想要叫出声,但瞬间就忍住了。

    她捂着嘴,眼泪滴滴滑落,手中拿着药剂,想要扔出去,但怎么扔?

    她又看不见!

    哥,你倒是说话啊,你不说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吗?

    正当老妇人一脸嘲讽之际,云空面色变得有些讽刺,冷笑。

    那软弱的刀势猛然拔高十倍,瞬间恢复到了巅峰!

    “你!”

    老妇人目眦欲裂,怎么都没想到,云空居然还有余力,还是巅峰状态的余力,她想到躲避,但来不及了,云空那恢复到巅峰的刀势恐怖无比,瞬间噗嗤一下,没入了老妇人的颅骨,咔嚓,血肉炸裂。

    这一刻,全场寂静无声。

    就连那男子身形也停滞了一下。

    所有人都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

    老妇人死前,也想不通,明明是望辰一重,灵纹之力都枯竭了,怎么就恢复到巅峰了?

    “呵呵,很好奇吧,去地狱好好想想吧。”

    老妇人颅骨破碎,满脸血肉模糊,狰狞不甘凸显而出,另一只眼神缓缓暗淡,朝后猛然倒去。

    来不及多想,解决了老妇人,云空手持长刀朝男子激射而去。

    同时,他给善御和许安武来了一发填海神诀。

    眨眼间,几人周身枯竭的灵纹之力快速恢复。

    这一切,远处的二麻子都不知晓,因为他此刻连几人的战斗身影都看不清,太快了!

    善御神色一喜,灵纹之力排山倒海般爆发,猛然喝道。

    “老子砍死你!”

    咔!

    男子来不及躲避,抵御善御长剑的瞬间,被侧身许安武一枪扎重了脖颈。

    随后,云空一刀斩出。

    噗嗤,人头落地!

    死的极度不甘,是的,男子临死前脑中都在回放,刚才云空恢复到巅峰的那一幕。

    怎么做到的?

    可惜了,人死魂灭,如今,一切终成了空。

    “呼呼!”云空见男子彻底死去,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停车场地面,也不管雨水冲刷,狠狠喘着粗气。

    善御也是如此,直接躺在了地上,周身的血液打湿了周围的水坑,畅笑道。

    “玛德,真爽!”

    许安武还好,勉强用长枪支撑着自己不倒下。

    这一刻,三人心中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

    是的,他们第一次亲自出手,斩杀了万界邪宗的畜生。

    休息了一下,云空拿起了长刀,朝老妇人走去。

    善御躺在雨中,有些疑惑的看着云空的背影,但随后明白了过来,也不吭声。

    走到老妇人尸体前,云空一刀斩出,噗嗤一下,血液飙射,云空取出了老妇人的灵纹心脏!

    随后,云空当着全场人的面,当场捏爆了那枚灵纹心脏,血液喷射而出,朝云空嘴里涌去。

    这一幕,看的远处二麻子心惊肉跳。

    随后,他双腿抖了抖,走到贤钰面前,开始安抚面前的小姑娘。

    但就在第一滴精华魂血进入云空腹腔的瞬间。

    那破碎灵纹心脏似乎感受到了血液的飞速流逝,开始剧烈燃烧起来。

    云空吓了一跳,立马将破碎心脏扔到了雨中。

    这一幕将旁边的善御和许安武猛然惊醒,他们飞快朝云空奔跑而来。

    “云空,刚才是怎么回事?”善御人都傻了。

    怎么还有燃烧?

    几人眉头紧皱的看着眼前那燃烧的灵纹心脏。

    轰隆!

    下一刻,在众人视野中,那心脏突然排开了周围的雨水,化作了金色灰烬,灰烬浮现的瞬间,随后扭曲了一阵,开始缩小,融化,看样子是在朝液滴转化。

    一旁的许安武突然惊呼道。

    “神血!”

    云空皱眉道。

    “怎么会有神血?”

    许安武凝重道。

    “万界邪宗,和万界强族沟通,如果这人体内有神血,说明,她曾经杀过不少人界婴儿,随后用这些婴儿交换灵物,神血就是其一,说明这一批人沟通的是神族。”

    就在许安武说话间。

    那枚金色血滴,瞬间膨胀成一张大网,狠狠朝三人笼罩而来。

    许安武瞳孔巨缩,拉着一旁的善御和云空飞快倒退,也不管拉的是哪里。

    “不好,快跑,不是普通的神血,起码是望辰九重巅峰神血!”

    但迟了。

    那滴神血,分出了大半,朝云空颅骨飙射而来,剩下的一小半,分成了两份,朝善御和许安武的头部激射而去。

    精神力入侵!

    “魂体攻击!”

    下一刻,那滴魂血分出的三份,直接没入了三人的颅骨内。

    轰!

    云空只感觉,又回到了当年昏迷的时候,面对的妖兽嘶吼冲击!

    头痛欲裂!

    但这种感觉只是持续了瞬间。

    “嗯?”

    三人似乎感受到了不寻常,同时睁眼,但下一刻,周围的雨声,停车场,地面通通消失不见。

    如今,他们好像来到了万界地域!

    云空神色震撼道。

    “这里是哪里?”

    许安武沉声道。

    “这就是强族血液的恐怖,特别是望辰后期,当觉醒了魂体后,他们的血液就会夹杂魂体之力,就是精神力,吸收的时候,如果是人死了还好,人活着就麻烦了。”

    显然,这位提供神血的人,还活着。

    随后,几人眼神一花,周围变得模糊起来,云空瞳孔一缩,朝远处清晰的景物看去。

    画面变了,他们又来到了一处宫殿深处!

    而宫殿的尽头,有一位身穿金色神袍的年轻生物?

    是神族生物!

    头上有光环!

    神环!

    头顶上有两道光环就是望辰级。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那神族少年缓缓转身,和云空几人对视。

    这一刻,云空等人只感觉到了眼眶被灼烧!

    云空瞳孔巨缩,不管眼眶刺痛,直视这神族少年的双眼。

    金色的眸子!

    面色是模糊的,但眼神很犀利,也很柔和。

    但,云空从这柔和中看到了蔑视!

    这时,神族少年瞪着他那充满蔑视的神瞳,头顶光环不断溅射神光,灼烧四方,他缓缓朝着云空方向轻笑道。

    “我不管,是谁获取了我的魂血,人,终究是凡尘之灵,凡人就要有凡人的觉悟,明白吗。”

    话落,天地间,一道道神威朝他们狠狠压下。

    压的三人周身嘎吱作响,毛孔渗血,云空和善御对视了一眼,眼中有些不屑,一旁的许安武腰杆笔直,同样直视这神族少年。

    云空也不管这神族少年听不听得到,浑身冒血,但他面色却是丝毫没有感觉一般,缓缓笑道。

    “别让我们遇到你,不然我不管你多强,我只要去了万界战场,你必死。”

    话落,那滴神血的魂体精神力攻击仿佛到了极限,随后,咔嚓一下,一切破碎!

    众人再度听到了虚空中的雨声。

    同时,那滴金色血液再次浮现。

    随后,善御喘着粗气,有些干巴巴道。

    “这就是神吗?妈个蛋,吓死我了。”

    云空知道善御其实是在讽刺,此刻的善御,都成血人了,只见他拍了拍胸脯,喘着粗气好奇道。

    “你们说神族头上这光环是外体骨骼吗,能不能摘下来?”

    云空也是全身血肉模糊,他沉吟了一会儿,缓缓道。

    “估计可以,等我们强大了可以去试试。”

    许安武也是点点头,沉声道。

    “神族有神体,但并不是坚不可摧,如今我们的境界提升飞速,估计很快就能提升上去,不过神血是个好东西,真要用来淬体,效果会比魔血和魔脉温和一些。”

    见许安武这么一说。

    云空和善御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不是怕的。

    他们突然觉得,神体,好东西啊!

    要是他们用神血淬体,那岂不是一飞冲天?

    几人思绪乱飞之际,一旁的贤钰飞快朝众人跑来,脚上的鞋子也跑没了,光着白皙的小脚,很快,她踩着水坑来到了众人面前。

    从药袍内取出一支支药液,递给了善御和许安武。

    云空蹲在地上,望着贤钰脸上那道伤口,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瞬间,他就恢复了平静。

    对,只要人没死就好!

    贤钰将药液分给了善御和许安武之后,却没有分给云空。

    云空先是下意识看了看贤钰光在雨中的晶莹小脚,随后有些疑惑道。

    “我的药呢?”

    下一刻,贤钰轻哼一声,伸出光滑的小脚,踩了踩蹲在地上一脸疑惑的云空,有些郁闷的软软道。

    “你在战斗的时候,为什么不让我给你补充,我感受了很多次,明明可以的,你知道的,要不是我看不见,我直接就会冲上来了,哼,看脚!”

    感受着自己肩膀上轻柔的力道,云空眼中的享受一闪而逝,随后,他瞬间惊醒过来,猛然摇头。

    刚才,他什么都没想!

    一旁的善御表情有些精彩。

    随后,也不开玩笑了,云空接过了贤钰递过来的几只药剂二话不说,直接喝下。

    同时还倒了一些在胸口处。

    喝完药剂,云空双手撑地,休息了一下。

    见云空将望辰二等恢复药剂喝完后,贤钰又走了过来,踩了踩云空的手,算是警告,这才轻哼一声走到了一边。

    以后战斗的时候,在抛下我,我踩死你!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