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章 东冥钟(求推荐票)
    :(大帝书阁),!     “一口钟。”老大爷目光平静。

    云空神色微微一怔,他出声道。

    “什么钟?”

    大爷让他以后去万界战场带回来一样东西。

    为什么是一口钟?

    大爷神色平和,随意淡淡道。

    “老夫曾经在万界战场留下的钟,名叫东冥钟,不过说到底,其实我也不期望谁能给我带回来,因为真要到了那时候,老夫会自己取回来,不过小友既然答应了,老夫也给小友一些动力吧。”

    大爷对云空一家都熟悉的很。

    有时候人老了,给予年轻一道一些动力,那也是无妨的。

    云空点点头,默默的记下了老大爷说的一切。

    东冥钟?

    他皱了皱眉头,恭敬的询问道。

    “老大爷,你的钟有多少人知道?”

    为什么不叫一些强大的人取回来?

    大爷摸了摸胡须缓缓道:“很多人,但因为镇压之地有些麻烦,所以希望小友在没有突破移山境界之前,不要前往那里,照小友目前的进度,几十年老夫还是等得起的。”

    在人界。

    能突破移山境界的,那都是精英了。

    一个极山城,人口近亿,移山或者移山之上又有多少?

    少得可怜。

    就算云空没有突破移山,老大爷心中觉得,如此一来结个缘也不是不行。

    随后,云空又和老大爷闲谈了半个小时。

    朝老大爷抱了抱拳,云空就离开了。

    棋盘没有带走,毕竟之后还要来找老大爷下棋的,就先放老大爷这里吧。

    云空走在盘山公路上陷入了沉思。

    “东冥钟?这老大爷应该已经在极山城住了十多年了吧?”

    云空记得,他当年穿越的时候,这老大爷就在这小区里了。

    每次放学回家,他都能看到这老大爷在院子里练功。

    “也就是说,老大爷难道也是因为在万界得罪了人,然后回到了人界内部?”

    想到这里,云空心情有些复杂。

    一种悲凉感油然而生。

    人界无数人呕心沥血算计一切,就是为了人界能避免入侵。

    可是,饶是如此,还是有无数人在背后捅刀子。

    这一刻,他想到了老爹。

    老爹也是因为前线战乱,然后就回来照顾他们的。

    难怪老爹他们都说,人界内部这些案子算什么。

    如今,云空对于万界有了初步的了解,越了解,就越发觉得恐怖。

    恐怖的是什么,就好像,你根本不知道是谁在操控这一切。

    至少民间案子,你能知道是谁杀了谁,你能抓到凶手。

    上了万界战场,那杀人算什么?

    “东冥钟。”云空踱着步子,口中默念。

    需要自己到移山级吗?

    这一天,或许不会太远的。

    几分钟后,云空回到了204栋别墅内。

    打开门,云空就看到贤钰坐在客厅听电视收音频道。

    “咯咯。”贤钰被逗得不断发笑。

    随后,她听见了门口的响动,疑惑道。

    “云空?”

    “嗯,我回来了,那我继续去练习功法了。”

    贤钰点点头,耳朵微微动了动,听着云空走下地下室大门。

    走入大门的瞬间,云空想了想,拿出手机给善御和许安武发了一条短信。

    “记得帮我买一些万界种族魂血,望辰三重的也行。”

    如今,他开启了6个镇压位。

    神族和人族的还好说,神族的诸天财堂没有卖,人族的他可以自给自足。

    而剩下的4个镇压位。

    他就需要源源不断的去采购魂血了。

    特别是望辰一重的影狐一族魂血,一滴就是8000安顺币。

    50滴,一辆普通铭文小汽车就搭出去了。

    更别提其他的镇压位种族魂血了。

    而且,随着他如今境界的提升,他算了一下自己的肉身强度。

    如今的他是可以支撑望辰三重的魂血了。

    那开销就更大了。

    这不做任务还好,要是一做起任务。

    就千极山这个任务,一次下来,当时就将他镇压位中原先储存的所有魂血耗光了。

    还好有善御他们用自己的魂血去填补了他的天人位。

    不然,还真是麻烦。

    想到这里,云空眉头微微皱了皱。

    “我吸收的万界种族魂血都会被储存到镇压位玻璃球里,那么这个玻璃球有没有储存上限呢?”

    过了一会儿,云空走进了地下室,关上了大门。

    随后直接盘坐在了地下室中,开启了万民山。

    轰!

    他意识再度进入万民堂内。

    望着那些灰蒙蒙中有些泛着淡金色光辉被开启的镇压座位,云空陷入了沉思。

    “这个椅子的材质是什么打造的?”

    说是镇压位,看到现在云空都觉得很像是一个个王座。

    9999个灰蒙蒙的王座,其中有6个有些刺眼,已经变成了淡金色。

    这是开启的镇压位。

    当然,天人位的位置摆放也是最显眼的,和另外9996个镇压位面对面。

    天人位:闻

    人诀:填海神诀

    他身形来到了人族天人位前,盯着天人位看了一会儿,同时还伸出手摸了摸镇压座位靠背上的红色玻璃水晶球。

    这就是魂血储存的地方,魂血越多,这个球中的颜色就会越猩红。

    而且,随着这么久的吸收,在这里,他仿佛失去了对颜色的定义。

    当魂血吸收的越多,这玻璃球会越红。

    而且是红的没有上限。

    就好像当玻璃球猩红到了一定极致过后,就会转变成另外一种红色。

    让他重新觉得,这个玻璃球内还能储存更多的魂血。

    “真是奇怪?”他摸了摸下巴,有些好奇。

    “这镇压位是谁打造的?”

    他敲了敲天人位的座位把手,之前灰蒙蒙还在封闭状态的时候,看起来就像石质的,但现在变成了淡金色过后的天人位。

    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玉和铁的混合物,白金色之中还带了一些金属质感。

    而且最让他有些心痒难耐的就是。

    “万民山为什么只有9999个镇压位,还有一个到底去哪里了?”

    是啊。

    如今,已经觉醒了半个月,很多时候,他都会在想。

    只有9999个位置的万民山,为什么不叫千民山?

    9999那也是千啊?

    怪。

    狠狠摇了摇脑袋,云空开始运转自己全身的经脉,一股股灵纹之力爆发。

    随后,他额头上的那根隐脉开始溅射出阵阵淡淡的红芒。

    “呼!”云空深深吸了口气。

    同时,颅骨开始涌出一些白色雾气,此刻的他,宛若入圣。

    静心。

    破势可不是让他疯狂的。

    他如今稍微领悟到了一些思维的平衡点。

    破万物,打破软弱,也能打破躁动和疯狂。

    这就是破势!

    调整了一下心绪,下一刻的云空,周身的煞气猛然爆发,随后他一脚勾起长刀,长刀入手,他开始疯狂挥舞起了长刀。

    轰隆隆!

    地下室内,发出啪啪空气爆响声,和长刀撕裂空气的轻微轰鸣声。

    接近1800灵纹之力爆发,那也不是开玩笑的。

    “不行,必须将魂血离体诀修炼到更高的地步。”

    魂血离体诀顾名思义,将体内的魂血压缩,压缩出红色的魂血之力,辅助血刀决,将魂血之能附着在长刀之上。

    让其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威力。

    而现在,云空的五本功法,几乎都是被善御他们甩的远远的。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的天赋,修炼速度,甚至是一些手段,那都是一流级别的。

    但他的魂体,以及灵纹之力功法,二流都入不了。

    没有镇压位他的肉身优势将会荡然无存。

    这不好。

    “还剩19天,起码得把《裂解诀》和《风影步》以及主要功法《血刀决》给修炼到小成巅峰。”

    是的,要是修炼不到小成巅峰,他就和别人以及有了差距。

    善御和许安武以及有功法是修炼到了小成巅峰了的。

    而他可能才堪堪步入小成。

    最主要的是,修炼功法,极其消耗灵纹之力。

    就像《裂解诀》,将具有破坏力的灵纹之力牵引到手掌上,撕裂一切。

    牵引一下《裂解诀》,估计就要消耗十分之一的灵纹之力。

    这在战斗的时候,三分钟都撑不过。

    不过,云空最大的优势就是填海神诀,和镇压位的其他神技。

    风影步刚步入小成,但他靠着镇压位速诀,就能加持到小成巅峰!

    这就是镇压位的可怕。

    不过,他可不敢再诸天院乱暴露什么,至少要先摸清楚状况再说。

    要是真被发现,他必死。

    一边想着,他同时出刀,刀刀斩出,他体内灵纹之力不断冲击着地下室,发出嗤嗤响声。

    “不管了,修炼功法,消耗高的话也没关系,填海神诀补充!”

    他余光朝老爹开辟的那个能量池看去。

    要是真的消耗过快,他直接舀一瓢能量液喝算了!

    之前回来,老爹已经将能量池过滤了,相当于,如今这个只剩下一吨天地之力能量液的小池子,只有贤钰进去泡过。

    那还好。

    他受得了。

    大丈夫,不拘小节。

    贤钰的洗澡水算什么,他照样喝!

    毕竟是为了修炼,一切都是从未来着手考虑。

    “对,就这样做,这19天,上午陪老大爷下棋,下午修炼功法,晚上喝能量液修炼!”

    如今,有了填海神诀,他才敢这么干。

    真要平常,一位望辰二重修士,敢舀一瓢三级天地之力能量液直接喝,必爆体。

    就算不爆体,五脏六腑也承受不住。

    会当场破裂。

    不过有了填海神诀就无妨了,能量液入肚后,填海神诀会在体内延伸出一个虚影,对能量液进行全方位吸收。

    “哎,我现在肉身最强大的部位估计就是经脉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云空眉头微蹙。

    是啊。

    灵纹之力来自于人体9脉。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许安武曾经摆谈过,一些强者到了后期,被斩断了手脚,只要手脚中经脉不坏,还是可以脱离本体继续战斗的,而且还可以断肢重生?”

    这样的话,那就可怕了。

    谁知道别人肉身完好,突然虚空中就飞出来一只手将你打爆。

    想到这里,云空有些无奈。

    “果然不能想多了,一想多就停不下来了。”

    这是老毛病了。

    以前自己无法动用灵纹之力的时候,就喜欢到处多想。

    如今时间紧迫,他得抓紧现在的每一天。

    又修炼了一上午,临近中午的时候,云空才出了地下室。

    饭还是必须吃的,东冥钟的事情,可以拖着,以后再问问,功法的事情,等吃完饭再说吧。

    噗嗤一声,地下室门打开。

    “嗯?”开门后,云空就愣住了。

    只见贤钰一个人坐在地下室楼梯处,身前放着一个炼丹炉和一个油香四溢的纸袋子。

    而她小小的手贴在炼药炉鼎上,不断输入灵纹之力。

    咕噜咕噜。

    而炉鼎中还在不断传出药液翻腾声。

    见云空打开了门,贤钰停下了手中的灵纹之力,有些羞恼道。

    “饭都不吃了是吧,望辰期不吃饭还能活吗?你又不是意海期。”

    嘴上歪叽叽了一阵,手上却是没闲着,她拿起旁边的纸袋子,递给了云空,轻哼一声。

    “吃。”

    云空笑着接过了袋子,心中微微有些感动,随后他和贤钰并排坐在了地下室楼梯上。

    也不含糊,打开了纸袋子。

    一股肉香飘散而出。

    妖兽烧烤。

    云空眼神微微亮了一下,拿出一串吃了一口,肉汁在嘴里爆开,他有些含糊的轻笑道。

    “你吃过了?”

    贤钰点点头,轻哼道。

    “吃了哼,没吃饱。”

    话落,贤钰独自咕咕叫了一声。

    云空干咳了一声,以此掩饰自己的偷笑。

    一旁的贤钰脸色微红,羞恼道。

    “炼药师饿得快你不知道吗?”

    “那你还关心我,自己都不知道吃。”云空淡淡道。

    贤钰朝云空张了张嘴,也不说话。

    “啊。”

    云空神色一怔。

    你这是干什么?

    “怎么了?”他有些疑惑。

    贤钰小嘴噘了噘,没好气道。

    “我看不见,我也想吃,你喂我!”

    云空有些愣神的看了看手中的妖兽烧烤串。

    我拿的是串啊,你让我怎么喂你?

    贤钰见云空有些愣神,软软的生气道:“你怕烤串刺到我,你不知道用手弄下来喂我吗!”

    是不是蠢呀?

    云空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下意识咳嗽了一下,差点被噎到,缓了一下,他疑惑道。

    “虽然我手不脏,但你不嫌脏?”

    “麻溜点呀我饿了,我看不见,看不见!”

    云空被逗乐了。

    这丫头居然开始撒娇了。

    想罢,云空伸出右手,用灵纹之力震荡了一阵,将本来干净的手再度清理了一下。

    随后,他扒拉下了一块鲜香四溢的肉。

    咽了咽口水,他一手轻轻捏着那块肉,探向了贤钰的嘴。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