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0章 刹车!(求月票)
    :(大帝书阁),!     千岛城。

    许久后,一位黑执事飞快朝破碎湖泊公园赶来。

    “怎么回事?”

    他头疼欲裂,怎么在内城发生战斗了?

    而湖中央,浮现出一团血红。

    鲜血!

    而破碎湖泊上方的高桥人行道,已经被人打碎了!

    铭文汽车都撞不烂的大桥栏杆,直接就没了。

    消失了。

    缺了一大块,周围人觉得有些刺眼。

    很多人境界比较低,刚才的战斗也没周围人受伤,奈何他们只看到了一道黑影瞬间一闪而逝,然后就没了。

    最后,湖就炸了。

    炸出了十几米水花。

    黑执事身形飙射,随后他临空站在了大桥之上,表情有些凝重。

    桥面的人形道被打碎了,但破碎的极端整齐,破碎面到了人行道边缘就结束了。

    可见对方对于力道的掌控程度以及不是他能够解决了。

    “血?”黑执事顺着桥面破碎的方向朝下方湖面看去。

    “不好,得赶紧救人。”

    是的,再不把湖中的人救起来。

    那就麻烦了。

    想罢,黑执事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了湖中,将陆云捞了起来。

    一边将陆云用灵纹之力拖到了湖岸边,黑执事一边打开手机查看当时的监控。

    良久,他表情有些怪异。

    “道院职称竞争令?”

    看到这里,他心中也松了口气。

    还好不是邪宗人员作祟,如果要真是。

    那就真的有些麻烦了。

    刚才桥上的破烂面上,如果是正常的意海级,多多少少战斗过后,都会遗留一些破坏灵纹之力。

    可是他刚才观察了一阵,出了陆云的血肉残留。

    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说明,别人一边战斗,一边摸去了战斗残留!

    可怕。

    陆云是意海五重巅峰吧,黑执事查阅了一下陆云在道院的资料。

    而和他战斗的是谁?

    “哎,不愧是道院执教,可是这桥面得找诸天院报销啊。”

    缺了这么一大块,每个百十万安顺币,他敢放陆云走?

    刚才的监控已经显示了秦毅的身影。

    既然如此,两人都是诸天院的执教,那他作为千岛城黑执事,那就只能找诸天院赔了。

    想到这里,黑执事脸色有些难看,随后咬了咬牙,从兜里取出了一个墨绿色药剂。

    嗤嗤嗤。

    “便宜你了,这个药剂可是我两个星期的绩点了。”

    他一边肉疼,一边给陆云灌着药剂。

    陆云伤的太重了。

    全身血肉都崩烂了,特别是颅骨上的血肉,早已消失。

    当然了,意海级别的人物,肉如石,骨如钢。

    至于氧气什么的,其实已经并不是主要的必需品,天地之力才是!

    没有天地之力,那才要死。

    所以,陆云就算在湖里泡了十分钟,也没什么。

    只是。

    黑执事脸色变幻不定。

    “秦毅执教怎么这么狠,居然将陆执教的脑晶都给打裂了。”

    就差这么一下,就彻底碎了。

    要是此时,有一位望辰九重凝聚了脑晶的邪宗人员突袭陆执教,要是真能打破陆执教最后的防御肉身。

    估计他现在就要陨落。

    是的,一位望辰期现在都能了解了他。

    可见陆执教伤的有多重。

    过了许久,一位生命师从城市深处腾空而来。

    “怎么了?这里有伤员?”一个粗狂的声音在黑执事周围回荡。

    黑执事听到了声音,随后看向了那位到来的生命师,嘴角微微有些抽搐。

    玛德,怎么这么壮?

    生命师不应该是那些御姐或者小妹妹吗,怎么来了一位生命气息浓郁的汉子?

    周身肌肉比他都还粗扩。

    是的,人界99%的生命师,都是妹子。

    当然了,那1%就是例外。

    而且还例外的特别严重。

    因为生命师体内会储存大量生命能量,所以那1%的汉子生命师,一般都会极其强壮。

    这和妹子生命师又是一种不同的极端。

    只见那位强壮的生命师身着一身白袍,胸口处有一个红色的加号。

    而那强壮的肌肉,将那个加号硬生生的给扭曲变形了。

    “执法堂黑执事?正好,那我也省的多说什么了,记得找医院报销,我们只负责救人。”

    说完,那位强壮的生命师胸口处的加号中泛起一阵红芒。

    随后一条肉眼可见的深红色丝线缓缓延伸,没入了陆云的嘴里。

    嗡!

    一阵阵极度浓郁的生命气息蔓延而出。

    些许生命气息不受控制的掉入泥土中,眨眼间,那处草皮疯狂生长。

    陆云幽幽转醒,随后他就看到黑执事和一位粗狂的生命师站在自己身旁。

    他表情有些复杂,嘴唇蠕动道。

    “我又输了,败的凄惨。”

    陆云想不明白,魂体系的人都是怎么修炼的。

    为什么能够将自己的境界停滞,一直强化脑晶。

    以前,陆云的境界不如秦毅,他输了,那也就认了。

    如今的他,境界高出了秦毅太多。

    可惜,还是输了,几乎被碾压。

    秦毅的魂体武器攻击,他一招都没撑过,就败了。

    他有些绝望的看向天幕。

    这一刻,他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灵纹系和圣域,总有人想要弄死魂体系。

    应该的。

    有这么一批人存在,太可怕了。

    如今他们已经不存在什么骑虎难下了,自从魂体系老校长死后,魂体系和各界,那就已经彻底撕破了脸。

    要是哪位魂体系人员今后在万界战场死了。

    或许都没人稀奇。

    他躺在地上,心中又恨又无奈,意识恍惚之际,上方,传来了一道粗犷的声音。

    “我说你们这些执教就是吃多了,什么输不输的,我算是服了,输赢有命重要?”

    作为一位生命师。

    他时刻记着自己的职责。

    那就是救人,只要是自己人,那就往死里救。

    同时,他还要充当心理导师,帮助这些杀性十足的人解决心头恨。

    陆云偏过脑袋,看向了那位强壮的生命师,顿时就愣住了。

    一时间。

    他看向了没入嘴里的那根红线,连接到了那位生命师的胸口处。

    呕!

    陆云心中想狂呕。

    他强撑着从地上坐了起来,后背衣服已经消失,无数血痕浮现。

    “我没事!”陆云忍着周身剧痛将红色生命线从自己口中拔了出去。

    大哥。

    我求求你了,换个妹子治疗我吧。

    我陆云作为执教,也是要面子的啊!

    陆云余光撇了一眼那位强壮的生命师,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太骇人了。

    心中震惊之时,他有些没控制住灵纹之力,周身血肉又开始崩血了。

    “额。”

    他都能看到那位壮硕生命师胸口上的一根黑色毛发,而那根红色生命线,就从黑色毛发旁边延伸而出。

    生命师收回了生命线,一脸憨厚道:“那个,我将你的致命伤治疗了5%,等会儿麻烦黑执事监督一下,把费用报销了,毕竟我体内的生命之力很宝贵的。”

    这是实话。

    黑执事脸色有些古怪的点了点头,目送着生命师离开。

    当然了,生命师的生命线延伸之地是可以自行选择的。

    这也是为什么,每一个道院都有研究院。

    因为生命师的所属,就是各大道院的研究院。

    而研究院的口碑,也是人界最好的。

    毕竟是生命师。

    治疗人的。

    谁都愿意去结交。

    所以,很多时候,一些道院的战斗系修士,都愿意去找研究院的生命师妹子结婚。

    这样的话,一对一治疗,多爽。

    而此刻的陆云,面色有些悲愤欲绝,甚至是有些无力。

    旁边,黑执事干咳道。

    “要是没有我的意海一等药剂,你估计就烙下后遗症了。”

    陆云听到黑执事的话之后,不知道为什么。

    心中有些愤怒,随后,周身血液再次飙射。

    噗嗤!

    黑执事赶忙道:“你别死了啊,你死了就没有在场报销证明了。”

    噗嗤噗嗤。

    陆云浑身涌血,一脸恍惚的躺在了草坪上。

    “好。”他气息有些游离道。

    “对了,还有刚才生命师的费用,天桥的费用,净化湖泊的费用,那个,我去找诸天院直接报销了哈,到时候你给个血签证明一下。”

    噗嗤噗嗤噗嗤。

    鲜血越涌越多。

    眼看着陆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黑执事脸色大变,赶忙道。

    “卧槽,你别死,我让那秦毅赔行了吧,你是道院人才,在这里死了不值得,你先止血,这些事情后面再说。”

    黑执事的话音落。

    陆云周身立马不在涌血。

    黑执事:“。”

    你特么的逗我是吧?

    老子说赔钱你就喷血,老子说换人赔,你立马就好了?

    “咳咳,那个钱,毕竟是你撞烂的,你们是一个院的,要不。”黑执事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说完。

    陆云双眼紧闭,周身开始继续飙血。

    黑执事:“???”

    意海期,周身魂血会进行二次质变。

    红色血液会转变成淡金色,如果当一个意海期开始喷血红色鲜血了。

    那就说明,这位意海期已经极度重伤了

    千岛城的插曲结束,秦毅又赶上了另一趟列车。

    目标,极山城。

    同一时刻。

    204栋别墅内地下室。

    时不时发出金属碰撞,嘶吼声。

    云空在进行《血刀决》运动。

    “啊!”一道斩出,虚空发出涔涔轻响。

    “哼!”

    他有些力竭了,随后动用填海神诀吸收地下室内的逸散能量。

    轰隆!

    随后,他体内的灵纹之力再度充盈起来。

    “不行,速决配合《风影步》有些不妥!”

    他停下了身形,开始细细总结起来。

    是的。

    如今他发现了一个大问题,当速决配合《风影步》之后,他身后甚至会出现灵纹残影。

    真以为有残影是好东西吗。

    不!

    有了残影,当面对一些高手的时候,他们甚至可以通过残影去判断你的下一步位置。

    预判!

    所以,如今云空也发现了自己的问题。

    接下来就是要想办法如何去解决了。

    “残影。”云空手持长刀摸着下巴细细思索了起来。

    之前都没有的。

    如今他的灵纹之力越发强大,当他悟出了破道之势后,动用速决和风影步,就会在身后留下一道淡淡的肉身痕迹。

    这很不妥。

    既然是残影影。

    一道镇压位的图像瞬间从他脑海中闪过,他心中猛然一惊,喃喃道。

    “对啊,既然是残影,我又需要将残影消除,那就配合影诀不就好了吗!”

    话落。

    他再度开始运转起了速决和风影步,随后他开始飞快在地下室内绕圈。

    而云空背后十厘米处,隐约浮现出了一道血黄色残影。

    这是灵纹之力和煞气的结合逸散!

    逸散出来就成了残影。

    “影诀,出!”他心中默念。

    随后,他眼中浮现出一丝惊喜。

    只见他身后的残影被瞬间收敛,就连他此刻的身形也变得有些迷幻起来。

    库库库。

    现在的他,周身除了风声,其余的都没掩藏的严严实实的。

    速度飙射之余。

    云空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个奇怪的堆叠方法。

    “既然镇压位能够叠加技能,那我在加一些怎么样?”

    是啊。

    镇压位的技能是可以堆叠的。

    如今,他已经用上了风影步功法,速决,影诀,那么再加一个长空诀如何?

    长空诀是赤炎鸟镇压位的技能,技能效果他再熟悉不过了。

    一个火红大翅膀!

    想到此,云空直接激发了长空诀。

    轰隆!

    他本来如同鬼魅的身形后方,突然长出了一对巨大的火焰翅膀。

    砰!

    这一刻,他的速度竟然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

    如今的他配上这些,望辰五重可能都追不上他。

    他神色大喜。

    但随后,他就喜不出来了。

    “卧槽,刹车!”

    他一瞬间卸下了所有镇压位技能,但他身形依旧在朝前飙射。

    哐当一声。

    “啊!”

    几分钟后。

    客厅沙发上。

    贤钰小脸紧绷,憋着笑,伸出小白手,倒了一些药在手掌中,随后朝云空额头轻轻揉去。

    “所以,你就是这么撞墙的?”

    贤钰怎么想都想不出来。

    “咯咯。”她有些憋不住了,笑出了声。

    望辰期要什么力量去自残,才能在头上弄个这么大的包?

    云空额头红肿,一脸苦笑,躺在沙发上。

    “没办法,刚才速度太快了,没有刹住车。”

    贤钰坐在他旁边,手指扭动,轻轻帮云空额头上药。

    一边上药,贤钰还一边抱怨道。

    “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来照顾你,以后我要是当生命师了,生命能量肯定不够你一个人用。”

    是啊,云空自从修炼之后。

    都受了多少伤了。

    同一时间,别墅外。

    善御和许安武回家了。

    “老许,厉害啊,我感觉你的枪都要接触到大成境界了。”

    许安武一脸凶狠,随后他轻笑道。

    “你的剑也很强。”

    两人一路互吹,随后,当他们走到别墅门口准备掏云空给的钥匙时。

    旁边的善御瞳孔一缩,出手止住了许安武,悄悄道。

    “别出声,他们好像在客厅。”说着,善御比了一个勾勾手势。

    许安武也是愣住了。

    好家伙,这两人居然趁他们不在家搞这些!

    想到这里,他们还是不进去打扰了,咳咳,偷听一下也是可以的。

    于是乎两人拿着兵器,趴在了别墅大门口开始偷听起来。

    里边传来一阵梭梭声。

    贤钰傲娇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云空不要动,会很痛的。”

    里边传来云空丝牙咧嘴的声音。

    “不怕,使劲点,你的手法很好。”

    善御:“!!?”

    许安武:“。”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