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章 万宗域分域(求月票)
    :(大帝书阁),!     百战城。

    秦毅回到了列车座位上。

    如今,铭文列车已经进入百战城城区了,随后,列车顶似乎传来了嗡嗡广播声。

    列车到达一座城市后,都会对当地有一个明确的介绍。

    秦毅懂,但很多年轻乘客就不知道了。

    上方光播嗡了一阵之后,发出了甜美女声。

    “尊敬的乘客,如今我们已经进入万宗域分域了,万宗域属于人界108城之外的独立势力,不过和圣域有极大的合作关系,历史存在期极其悠久。

    当然,万宗各大宗门,和9大道院平级谢谢各位乘客收听。”

    秦毅坐在铭文列车座位上,目光朝窗外看去。

    如今,铭文列车已经上了轨道高桥,整个百战城的风景可以一览于无,当然,城主府就不行了,百战城所有建筑,不可超过城主府。

    钢铁森林!

    一栋栋高楼宛若深蓝色大剑一般屹立地面,不断映射着天幕阳光,远处有几座巨大的小山包。

    其中一座最高的就是城主府范围。

    而另一座名叫百战山,也就是万宗域分域的所在地。

    很大,占地面积方圆几十里,甚至从列车这边看过去,都能映月看到百战山周围浮现出的一层能量薄膜。

    洞天福地!

    百战山可不是一座尖山,中间被人为掏空了的,形成了一个环绕结构,里边就是万宗域分域的建筑。

    “也不知道师兄如今回万宗域没有。”秦毅心中有些复杂。

    是的,秦毅在万宗域是有师兄的。

    他毕竟是曾经诸天院毕业的学子,有几个师兄也很正常。

    都是天骄。

    不过让秦毅心情复杂的是,当年他这位师兄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实在是无力面对,当了几年执教就回宗门了。

    “如今应该也是移山了吧?”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如今这师兄他也没联系了,应该都移山境界了吧。

    当年师兄也是一位杀神。

    可惜,因为当时万界战场的局势太过复杂,师兄再万界战场上战斗了几年,后来应该是想通了,觉得没办法了就回万宗域了。

    想到这里,秦毅耳边想起了当年师兄给自己说过的一句话,很凄凉。

    “秦毅师弟啊,如今这万界战场的局势,你我根本就无法掀起一丝波浪,我越战斗到后面,就越发现,为了战场局势的稳定,我们就算杀了无数人,甚至是勉强翻起了一些波澜让万界关注我们。

    但结果就是,那些暗处的强者会将这一层波澜抹平,既然如此,我还是回万宗域內革吧,我现在能做的只是将万宗域发扬下去了。”

    什么意思。

    当万界发现出现了人界天才之后,这些天才如果在万界战场太过出名,甚至是杀戮无数,真的掀起一些波澜。

    那这波澜就是万界甚至是人界的意外因素。

    这不是那些强者想要看到的。

    很多大战的导火线,或许就是小战场一步步延伸出来的。

    所以,师兄之所以绝望,是因为他发现,当他们真的在万界战场掀起波浪后,他们的一切付出,甚至会被人界自己强者抹平。

    为了什么?

    为了局势稳定!

    只有这样,万界各族才不会明面上和人界翻脸。

    如今的人界,承受不起。

    “呵,诸院长就是这么死的吧,如今的人界真是。”秦毅心中有些悲戚。

    可悲啊。

    为了不牵动一些大局势,不惜牺牲一些出头的人。

    最先醒悟过来想要推翻这盘棋的人,往往都是最先死的人。

    不能硬气,又不能服软。

    这就是人界。

    明明是强族,不过是披着虚伪的外衣罢了。

    他们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只能被牵着鼻子走。

    十几年了。

    秦毅发现,自从他上了万界战场之后,他就摆不脱了。

    如果无法推翻这些窥探者,那一切都是白搭。

    想到这里,秦毅心中叹息:“9大道院,最乱的就是诸天院,我们魂体系没办法给予你们彻底的安全,很多时候,我们也无力。”

    是啊,他看过加入魂体系的学员记录。

    对于云空这位学员,他的印象是最深刻的。

    为什么?

    因为这位学员,前十年根本就没有任务记录,甚至是辅助观察任务都没做过。

    可是,似乎就是当这位学员选择了诸天院之后。

    他的任务档案就充实了起来。

    秦毅不觉得自己应该开心。

    “哎,都是被无形的万界战场压迫出来的吧。”

    真以为是别人嗤笑随意说的吗。

    什么万界战场危险,什么万界战场不可面对。

    这就是长辈的算计。

    这一切秦毅想都不用想都能猜到,很多时候,云空他父亲云震,都在操控云空的环境。

    不断影响周围人在云空面前重复,万界战场危险,不可无脑面对。

    云空不知道,因为他不知道强者是什么感觉。

    所以很大程度上,云震即使如今没有接触过云空,但却在云空不知道的情况下,潜移默化的影响他!

    这些资料,秦毅能够看到。

    如果云空选了纹修院,或许如今云空的想法又会变成另一条路。

    一个被迫走上诸天院的学子。

    当然,这些事情是秦毅自己的想法罢了,他也不会和任何人说。

    既然选择了诸天院,至少表层心理是做好了去万界战场送死的决定了。

    那么他就不能让云空放弃了。

    而是继续延续云震的操控,将云空的思维引到万界战场去。

    思绪万千,秦毅面色却是继续平静的看着列车玻璃窗外的景色

    远处列车高桥下的一处绿化区域。

    坐着一位遛狗的中年男子。

    男子双眼微眯,躺在绿化椅子上,似乎在享受阳光的沐浴。

    过了一会儿,男子从旁边公文包内掏出一块透明狗子磨牙棒,扔给了下方趴着睡觉的褐色小狗。

    “汪。”褐色小狗嗅了嗅,随后轻轻抬头张开了嘴,一口朝磨牙棒咬去。

    嘎吱。

    磨牙棒传出破裂声。

    如今,四方无人。

    如果真要有人,但凡境界高一点的,一定会当场通知执法人员。

    这狗的牙齿,竟然溅射出了锋芒!

    实质化尖锐煞气,牙齿看似雪白,实则强度超过20道铭文兵器!

    意海级别的强度。

    磨牙棒被褐色小狗咬碎后,被它一口咽下,随后,这只狗竟然开始口吐人言。

    “你确定要去试探?要是城主府来人,我们走不了的,这里距离城主府太近了!”

    说的小声。

    椅子上,男子继续保持仰头姿势,随后他缓缓道。

    “神族给了我一块遮天魂棋,可以短暂遮盖魂体波动,速战速决,瞬杀,杀完就走,有人会在百战城外接引我们。”

    褐色小狗摇头晃脑,随后咕噜了一阵,有些凶狠的出声道。

    “我们这些阶下囚,也过得太难受了。”

    是啊。

    他们卖命,好处到了最后还不是神族自己拿。

    他们得到的一些宝物,在神族看来,不过是在低级不过的东西。

    垃圾也不过为。

    男子表情凝固,随后淡笑道。

    “知足吧,如今我们过得还是挺好的,至少没有以前这么痛苦了。”

    话到一半。

    突然,男子和褐色小狗同时感觉到了虚空中有轻微的震动声传来。

    他们在列车大桥下!

    有列车来了。

    褐色小狗再次确认道。

    “确定是最后一节车厢吗?如今,我的食月天赋只能使用一次了。”

    是的,褐色小狗的天赋技能。

    食月!

    吞噬一切!

    不完整的天赋技能,用多了褐色小狗会被反噬。

    列车大桥下,有一个环绕大桥柱的金属梯子,可以从这边上铁路。

    褐色小狗说完也没有在开口,随后,男子缓缓起身,牵着褐色小狗朝大桥柱金属楼梯走去

    大桥远处,一节雪白色列车快速通过。

    10节车厢,而秦毅正好在最后一节车厢!

    坐在车厢中的秦毅,此刻正在看着诸天报纸,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似乎有些躁动不安。

    “怎么回事?”秦毅眉头微微皱起,随后他魂体延伸,将整个列车里里外外扫了一遍。

    扫完之后,秦毅没有放松下来。

    嗡。

    一柄强度骇人的十厘米水晶小叉从他颅骨中飞出,飞到了他的手中。

    撕拉。

    他拿起水晶小叉微微爆发了一阵,随后水晶小叉变成了普通餐叉的形状和颜色。

    同时,他从前座食物柜中出拿出一个盘子和一块面包,开始自顾自吃了起来。

    嗤。

    他插起一块切好的面包,正欲送入嘴里。

    面包距离嘴角还差一厘米的瞬间,秦毅瞳孔巨缩,毫不犹豫爆吼道。

    “道院办案,打开急救通道,有人刺杀!”

    话落,秦毅手中的叉子扭曲了一阵,瞬间变成一柄2米的水晶长叉!

    他身形在车厢中猛然一转,一脚抽出,朝水晶长叉后柄处踢去。

    轰!

    长叉撕裂一切瞬间朝最后一节车厢连接通道飙射而去,所过之处的的列车天花板,直接被那长叉爆发出的撼天锋芒撕裂。

    乘客没有受伤。

    轰隆!

    下一刻,车厢外,一只褐色小狗出现在了倒数第二节车厢和最后一节车厢的封闭连接通道顶部。

    “吼!”一阵嘶吼响起,褐色小狗体型猛然膨胀,就连毛发也开始瞬间生长。

    宛若凶兽!

    只见它张开血盆大口,瞬间朝整个两米高的通道咬去。

    嘎吱。

    一股金属刺耳声传来,最后一节车厢瞬间减速,通道走廊当场被咬断!

    砰!

    水晶长叉朝凶兽狗射来,轰隆一身,小狗身形猛然一滞,前肢骨骼被打断!

    血肉炸裂。

    “该死的,快杀!”凶兽狗一脸惊恐,随后牙齿朝手臂上的长叉咬合而去。

    砰。

    长叉被小狗牙齿轰隆一下给弹飞了。

    它表情有些惊骇,它是意海六重,秦毅能伤它。

    凶兽狗话音一落,虚空中,一滴金色血液一闪而逝,随后,一柄黑色小旗帜浮现。

    旗帜出现的瞬间,爆发出无尽黑雾将这节断裂的列车当场包裹。

    秦毅站在列车中精神力爆发,骤然间,那朝桥下坠落的水晶长叉猛然一顿,朝上方重新急速飞来。

    望着被黑雾入侵的破碎车厢,秦毅瞳孔巨缩,脸色有些难看。

    “遮天魂旗?”

    还不是一般的东西,能短暂阻挡魂体探查!

    想罢,秦毅侧身,发出一阵爆响,一道剑影闪过,直接撕裂了列车车窗,朝秦毅狠狠斩来。

    “去死吧!”男子身形浮现,手持长剑,气势骇人。

    直接冲烂了车厢!

    哐当!

    叉剑接触,火星四射,这些火星朝四方溅射,直接烧烂了两人旁边的座位遮布。

    秦毅脸色一变。

    “不好,要是在这里战斗,这些乘客必死。”

    就这么一次接触,有乘客已经被重伤!

    对,出去!

    随后,秦毅身形猛然后退,想要直接将他身后的列车墙面撞烂。

    但接着,那条凶兽狗突破一切,前爪一撕,接着力,恐怖的身形出现在了秦毅身后!

    想出去,不可能!

    “食月!吼!”凶兽狗口吐人言,瞬间张开半米巨口。

    轰隆一声。

    从这凶兽狗口中,爆发出一股撼天吸力。

    噗嗤,它前方的列车金属墙面被吸裂。

    秦毅心中冷笑,他叉朝男子狠狠扎去,同时,他灵纹之力爆发,一股实质化破坏力从他体内涌出。

    “你想吸,我让你吸个够!”

    随后他体内涌出的破坏力朝那凶兽小狗嘴里飞快渗透而去。

    轰!

    凶兽小狗吸到了破坏力,整张大嘴发出榴弹炸裂般的爆响。

    “嗷呜!”凶兽小狗嘴巴当场破裂,随后它双目血红,近身一抓朝秦毅狠狠拍来。

    同时,凶兽小狗周身皮毛宛若尖刺一般根根立起。

    噗嗤一声。

    这些褐色尖锐毛发就如同剑雨一般从凶兽狗体内发射而出,目标是四面八方!

    “我杀了你!”凶兽狗声音尖锐,震耳欲聋。

    轰隆一声。

    秦毅一拳迎上了巨大狗爪,砰的一声,秦毅肉身传出金属爆响,他闷哼一声,手掌炸裂,身形急速后退,踩裂了列车地板,一根根狗毛尖刺从他周身飞过,刺破了他的皮肤。

    淡金色血液砸落。

    紧接着,男子的长剑跟着朝秦毅脑袋狠狠斩来!

    是的,意海期,斩碎了脑晶,必死!

    他要斩碎秦毅的脑晶。

    秦毅看着那些尖刺,瞳孔一缩。

    “完了,救人!”这些皮肤尖刺要是射中了乘客,全都得死!

    这节车厢,除了他就没有意海的了。

    来不及了,随后,秦毅一叉朝后方狗爪刺去,但长剑悄无声息的落下,噗嗤一声,砍烂了他后背的皮肤!

    后背炸裂,秦毅吃痛,转身一拳轰出,打裂了男子的胸口。

    但晚了。

    随后,那些尖刺爆发出意海威势,瞬间穿过了车厢内的一切。

    噗嗤。

    “啊!”一阵阵惨叫声传出,随后当场失声。

    血肉炸裂。

    秦毅心中猛然一颤。

    “玛德,畜生!”

    他强制自己冷静,随后他周身灵纹之力再度爆发,朝男子狠狠刺去。

    男子表情狰狞,也不管被打的破裂的胸口,笑的有些癫狂。

    “救人?你们诸天院永远就是这个德性,可笑至极!”

    是啊,说是救人,你们救的都是什么人?

    要是早年有人来救我,现在我能到如此地步?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