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8章 贤钰,借你肉身一用(求月票)
    :(大帝书阁),!     云空很懵。

    此刻的他双膝贴着地毯。

    而贤钰呢,则是坐在滑轮椅子上,居高临下。

    云空心中凌乱。

    “等等,我为什么要跪着说话?”

    他都不知道,贤钰居然有这样的爱好?

    想了想,云空有些迟疑道。

    “贤钰,你是不是觉醒了什么奇怪的能力?怎么能让长辈跪着说话呢。”

    试探一下。

    贤钰表情没有变化,小嘴张了张,随后哼了一声。

    “你不是说你有事情要求我吗,这样正好能凸显你求我的样子,你也知道万宗域那些宗门修士,上门告求的时候,哪有站着说话的!”

    是啊,只要是求人,哪分什么长辈的!

    反正贤钰觉得云空不是长辈!

    云空一脸疑惑。

    是这样吗?

    好像还真是。

    总感觉哪里不对啊。

    “说吧,你说直播市场低迷,然后呢?”贤钰翘着二郎腿,白皙小脚不断在云空眼前晃动。

    贤钰有些好奇。

    云空怎么突然关心上直播市场的事情了。

    要知道,极山城直播行业,大部分都是武馆包揽的。

    除了讲授一些普及功法就是教一些防身术。

    所以,贤钰平时也没怎么关注这些。

    云空也顾不上这么多了,直接切入正题开始解释。

    “你也知道,如今的修士直播市场大部分都被武道主流操控,你不觉得这样对一些普通人会很压抑吗?”

    云空说的很隐晦。

    但贤钰听懂了。

    听到这里,贤钰陷入了沉思。

    本来她就不感冒这些,如今云空一提起压抑,她一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现在的修士武道直播,大部分都是一些普通人在看。

    而一些内线直播不对外的,则是开放给上层修士会议的。

    可是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

    大部分普通人已经达到了境界瓶颈,而且现在电视节目很少,甚至有一部分是武馆宣传直播转播。

    既然没办法提升。

    那在看一些这种直播,不会出现仇视情绪吗?

    既然云空都这么说了,那他是想开一些奇怪的直播吗?

    咽了咽口水,贤钰点了点头,美眉微蹙软软道。

    “所以,你准备开辟一个不同的类型的直播平台吗?”

    云空出声道。

    “是的,如今的直播自媒体主流是武道,可是,我不觉得这些人看了之后会有感激情绪,就算这是武馆的免费传播。”

    例如现在的极山城武馆直播。

    普通人看了又不能修炼?

    既然不能修炼,一个普通人看到了比你强的人,心中难道就真的不会有一次挫败感吗?

    又不是人人都是圣人。

    所以,云空打算,开辟一种专门记录天才修士生活的直播。

    不修炼,就直播生活日常!

    要是天才直播修炼,那岂不是会引起更多人的仰慕,这种仰慕云空觉得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是彻底的仰慕。

    另一种的嫉妒的仰慕。

    所以,他想创建的新媒体平台,只直播修士日常!

    就算要直播修炼,也只直播斩杀仇敌,甚至只是播出杀万界邪宗人员!

    这样的话,他的这种意志应该会得到不少人的支持。

    而且,云空想的远远不止这么点。

    既然上层修士和下层修士矛盾这么深,那有时候让他们刻意直播一下,让更多人了解他们的生活,这有什么不好?

    “贤钰,我想创办一个直播平台,一个只直播修士日常甚至是生活的平台!”

    他现在需要的是占领普通人的市场。

    而不是上层修士的市场。

    因为只有普通人有这个闲心去看这些。

    让他们看看,平时那些喜怒无常杀气腾腾的天才修士,是怎么样生活的。

    这不好吗?

    这样的话,甚至能让普通人更信任他们!

    贤钰想了想,噘着小嘴道:“所以,你找我干什么?”

    你不会要让我去卖身打广告吧?

    云空一愣,伸出手下意识握住了贤钰的脚踝,激动道。

    “我跟你说,你有大用处,媒体平台最怕的就是信息隔绝,所以我想借你肉身一用,用来宣传。”

    贤钰感受到了自己小脚被抓住,她顿时就慌了,有些羞恼的打断道。

    “你好好说,抓着我的脚干什么?我踢你呀。”

    嘴上是这么说着,不过贤钰的小脚也没有乱动

    二楼的客房中。

    一阵汹涌澎湃的灵纹之力喷洒而出,随后隔音卧室门内,传来一阵疯狂的笑声。

    “哈哈哈,我的断情剑诀突破第四式了!”

    也就是大成!

    下一刻,善御毫不犹豫的打开门,冲出房间,直奔云空卧室!

    这不得好好炫耀一下啊。

    每次都是云空在炫耀修为,现在也该善御炫耀了。

    当然了,如果是贤钰的卧室,他们是会敲门的,云空的可不会。

    飞奔到云空卧室门口,善御先仔细看了一眼云空卧室门口的电子板。

    “嗯,不是显示的闭关。”

    那就可以直接闯进去了!

    咔嚓。

    善御一脸狂笑,打开了云空卧室大门。

    “云空,老子断情剑诀突破第四式了,快,和我。”

    话音没落,善御看到了卧室内的一幕,目光当场就呆滞了。

    “你们。”

    善御嘴巴张的老大。

    他看到了什么?

    云空卧室内,只见云空跪在地毯上捏着贤钰的小脚,脸上的激动还未褪去。

    而贤钰则是坐在椅子上,翘着小脚,居高临下,面朝云空。

    “咳咳,对不起,打扰了。”善御挠了挠头,下意识把卧室门转了过来。

    看了一会儿门上的电子记录器。

    他干笑道:“你看你们,也不调一下你们在闭关的信息,咳你们继续,继续,我什么都不知道。”

    哐当。

    说完,善御一脸讪讪的将卧室门关闭。

    关上门之后,善御身形杵在地板上久久不动,而他此刻的表情有些呆滞。

    他开始回忆起高中时期的种种。

    云空在他们眼中,是一个正经,实力高深,志向远大的人。

    甚至是一个心存美好,渴望为人族做贡献的君子文人!

    如今不,已经是曾经的君子,居然握着贤钰的小脚丫,表情还有些激动。

    哎。

    “兄弟,原来你也是个闷棍啊。”叹了口气,善御有些无奈的走下了楼。

    如今,云空的形象在他眼中彻底崩塌

    卧室内。

    云空:“!!?”

    贤钰:“呜!”

    云空立马撒开贤钰的脚,想要跑出去解释,但下一刻,他就被贤钰喊住了。

    “等等!”贤钰满脸羞红。

    “你还说不说正事啊,善御肯定知道是意外吧,他们不会乱想的。”

    应该不会。

    云空脸色漆黑的站在原地。

    完了,自己的形象不保了。

    尴尬了。

    本来是本着玩闹的心态去说的,谁知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你还有心情坐着?”云空朝贤钰挑了挑眉,随后直接朝贤钰大跨步走了过去。

    看我不惩罚你!

    半秒后。

    “哈哈哈云空不要,不要挠脚了,哥哥,我错了,哈哈哈。”

    噗通一声,贤钰力竭一般的从椅子上滑了下来。

    她一脸恍惚,鸭子坐在地上,粉腮微红,小嘴微张。

    我是谁,我在干什么?

    云空轻哼道:“好了,下一次,你要是再敢这么玩,信不信我揍你!”

    你老哥我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

    贤钰耳根子都红了,坐在地毯上,抽了抽白皙小鼻子委屈巴巴道。

    “你欺负我,我要告诉叔叔,让他打死你。”

    云空就当没听到这句话,他现在是一脸的精彩。

    他反正是没想到的,贤钰居然这么怕挠痒痒?

    见贤钰不求饶,云空觉得,自己有必要让她知道,什么是家庭地位了!

    对。

    看来不教育一下,过段时间就蹬鼻子上脸了。

    小东西!

    想到这里,云空体内灵纹之力缓缓流动,同时,他伸出了罪恶的手掌朝贤钰小脚探去。

    “我看我是不教育一下你,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贤钰表情一僵,随后,她瞬间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手朝云空捶打而去。

    “呜哈哈,哥哥我错惹,放开对不起呜呜,哈哈!”

    因为是捂着嘴的,所以,笑声和说话声音有些软糯含糊不清。

    云空心中哼哼一笑。

    让你不听我说完直播市场的事情,我这一次不得让你好好长记性?

    同一时间。

    二楼的另一间客房内。

    渗透出了阵阵枪芒,过了一会儿,一道粗狂的笑声响起。

    “终于凝聚魂体了!”

    笑了一会儿,许安武心情大好的感受着体内的蜕变。

    是的,如今的他越发强大了。

    凝聚了魂体之后,他也可以继续开始后续工作了。

    蕴养魂体!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很烧钱的。

    当然,这些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许安武喃喃道。

    “刚才好像听到云空的声音了,不行,我得找他去炫耀一下。”

    毕竟是热血方刚的年轻人。

    总不能让云空一个人占大头吧,他们也得凸显自己的实力不是?

    想罢,许安武打开了卧室门,朝云空卧室房间走去。

    不得不说,这卧室隔音效果是真的好!

    为了防止意外打扰到云空,许安武还专门看了一眼云空的卧室门表面的电子板。

    这东西是记录闭关用的。

    要是上面显示的闭关,那他就不去打扰云空了。

    可是,居然没有!

    咳嗽了一下,许安武轻轻打开了卧室门。

    “云空,我进入初步蕴养魂体阶段!”

    瞬间,里边的声响传来,这让许安武打开了一半卧室门的手,当场就僵住了。

    “额。”

    里边,传来贤钰捂着嘴,痛苦又开心的声响。

    听上去有些含糊。

    “啊呜呜,哥哥不要,我错了呜呜,不要挠脚了,慢点放过我,哈哈哈。”贤钰满脸红透了,小腿不断乱蹬想要摆脱云空的手。

    为什么要挠她脚啊!

    这是她的软肋啊。

    此刻。

    门口的许安武只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炸了。

    只见云空背对着许安武,而贤钰身形倒在地毯上,他倒是看不清贤钰的身子。

    不过看样子,有点东西啊。

    “哈哈哈哥哥哥,有人,有人啊!”贤钰捂着嘴,小手不断捶打云空,娇躯颤抖,都快笑缺氧了。

    云空听到了许安武的声响后,身形猛然一滞。

    他表情有些懵。

    今天都是什么玩意儿?

    怎么一个个的都在这个时候突破了。

    艹!

    我没有在干其他的啊,我之前再说直播的事情!

    许安武粗狂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咳嗽道:“咳咳,云空,你们继续,对不起,我只看到了你,没看到贤钰,放心吧,你把她全挡了,贤钰妹子也不用担心,再见。”

    说完,许安武双手颤颤巍巍的将门关上了。

    说实话。

    云空在他心目中。

    正直,为了兄弟挺身而出,为人和善,甚至有时候,他们都觉得,云空是一个有文化的思考者。

    可是,现在不,这位曾经的文化人,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卧室内。

    云空听着卧室门缓缓关闭,不管三七二十,风影步镇压位灵纹之力疯狂爆发。

    随后,他飞奔到了门口,一只手抵住了门,干咳道。

    “我在教育贤钰,她目无尊长,我就教育她!”

    许安武一愣,随后浮现出我懂你的表情,他拍了拍云空的肩,意味深长道。

    “云空啊,下次记得锁门啊,我当然知道你是在教育咳咳,好,加油,好好教育,兄弟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许安武大跑离开了。

    云空脸色铁青,他有些无奈的捂住了额头。

    完了。

    我真的是在说正事啊!

    你们要相信我。

    算了。

    直播的事情,后续是需要善御和许安武他们帮忙的,自己一个人还真的解决不了。

    至少很多公司筹办是他一个人搞不定的。

    而且,这个世界的公司和上个世界是不同的。

    在人界,战争基础补贴投资股比例是主流!

    毕竟,每一次战争,破坏范围不是一般的大。

    许安武下楼之后,楼下客厅的善御正在看电视,见许安武有些急吼吼的下楼,善逸表情一僵,开始自顾自剥橘子吃。

    一时间,两兄弟有些尴尬。

    刚才的声音,善御在楼下都听到了。

    善御一边剥着橘子一边摇头道:“哎,你说云兄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

    说着,善御扔了一个果盘中的灵桃给许安武。

    许安武一愣,接过了善御的灵桃,他盯着手中的灵桃表情一顿,有些不善道。

    “你这是在暗示我想灵桃吗?”

    善御干咳道。

    “我可没这个意思。”

    想着,善御一脸好奇的凑到许安武面前悄悄道。

    “许兄,你刚才进去,他们进行到哪一步了?”

    善御在想,要是他刚才不进去打搅,是不是都靠上去了。

    一想到云空捏着贤钰的小炅。

    他就连连摇头。

    哎,多好的孩子,怎么是这个样子啊?

    许安武一愣,看了一眼二楼楼梯,随后小声道。

    “衣服不是还在吗?云空说他要好好教育一下贤钰,让她知道什么是尊重长辈。”

    善御神色一怔。

    不应该是贤钰教育云空吗?

    想到这里。

    他咽了咽口水,继续叹气摇头。

    “哎,原来是我小看他们了,居然这么会玩!”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