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章 血魔(求月票)
    :(大帝书阁),!     傍晚的时候,云空和善御找顾灵韵在完结酒楼吃了个饭。

    吃饭之际,三人聊了很多。

    不过三人确是没有聊宣传公司的东西,而是聊了一些和万界战场相关的话题。

    宣传的事情,没必要细说。

    对于顾灵韵来说,这些东西很轻松就能解决。

    巨大的包厢内,顾灵韵举起酒杯笑道。

    “云学弟和善学弟如今即将进入道院了,日后可都是人族栋梁了。”

    云空和善御回敬。

    善御摆摆手,一脸怀恋道:“学长这是什么话,在人界,任何正当职位都是在为人界做贡献,谈不上先后!”

    是的。

    都是在为人界做贡献。

    及时是方向不同。

    顾灵韵听完之后,一脸惋惜感叹道。

    “学长没有你们的胆量,如今我觉得,能安生在人界内部呆一辈子就是我顾某最大的心愿了。”

    在很多时候。

    顾灵韵是很羡慕这些人的。

    就像云空和善御他们,这两人愿意为人界的和平抛头颅洒热血。

    而他确是不敢。

    因为顾灵韵怕死,他怕死了之后,他身边的人会伤心,会失去一些东西。

    而他因为心里牵挂太重,实在是没胆量再去洒热血了。

    只想安安稳稳在人界内部苟活一辈子就好了。

    他羡慕两人就是因为,云空和善御心中有那个狠心去放下一些东西。

    他们心中没有太多束缚。

    或者说,云空和善御能够打破心中的桎梏。

    这样的人,日后就是栋梁!

    云空点了点头,笑道。

    “我们也不过是好奇心驱使罢了,年轻不知天高地厚,所以想去见识见识这个世界有多黑暗,毕竟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是吗?”

    云空的自信,来自于镇压位。

    或者说,是贤钰。

    因为他明白,要是自己苟活一世,那贤钰的眼睛似乎就永远无法治好了。

    这样的话,她的肉身一辈子都是不完整的。

    精神力没有了眼睛,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顾灵韵听云空这么说,哈哈大笑道。

    “云学弟也别自谦了,云学弟也说过,你再过十几天就要去诸天院了,既然如此,那学长今天就不谈正事了,这忙我也一定会帮,今日我就为二位学弟好好来一顿送行酒!”

    “好!”

    半夜的时候。

    云空和善御两人醉醺醺的回家了。

    不得不说,这百花酿确实劲大,居然能让修士都喝醉。

    云空走在前面,所以先开了门。

    打开门之后,就看到贤钰小小的身子站在门口,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

    “贤钰?”云空眯了眯眼睛,开始运转灵纹之力。

    紧接着,他体表周围开始涌出淡淡的白色幽芒,一股酒香味随机飘散而出。

    灵纹之力排酒!

    闻到酒味之后,贤钰小脸紧绷,有些关心的质问道。

    “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啊,你还要不要命啊!”

    云空一脸无所谓道。

    “没事,反正对于望辰期来说,一桶百花酿都喝不死我,再说了,过几天就要走了,为什么不好好喝一顿。”

    旁边的善御疯狂朝自己眨眼睛。

    云空直接无视善御的表情,朝善御淡淡道。

    “你说是吧?”语气极度嚣张。

    善御当场失声。

    云空。

    俗话说的好,酒壮英雄胆,这喝完酒之后,你这胆子也变得太大了吧。

    居然敢和贤钰这么说话?

    佩服啊!

    想着,善御的表情有些精彩。

    旁边的贤钰听完之后,有些来气,当场伸出白皙的小手朝云空耳朵拉去。

    似乎是身高有些不够,贤钰觉得有些费力,随机直接踮起脚尖,然后单手狠狠用力。

    “我让你喝,你看看你喝了酒之后,什么态度嘛,我捏死你!”

    “额,别别别!”

    云空只感觉耳朵一紧,随后一阵剧痛传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境界明明比贤钰高,体质比贤钰强大,但是贤钰这捏耳朵的技术,很是成熟。

    一时间让云空有些苦不堪言。

    善御笑了笑,随后自觉带着一身酒气跑上了楼。

    走着走着,善御表情开始变得有些风萧萧兮了。

    “哎,云空这小子之前也没找过女生,感情是有主了。”

    其实善御都有些不确定,云空和贤钰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两人又不是亲兄妹,关系如今也是有点让善御迷糊了。

    不过说到底,这个世界,家族中,很多没有血缘关系而结成道侣的修士有很多。

    甚至是大家族的主流。

    因为只有这样,有时候才能守住家业,甚至不让家业外扩。

    什么家族之间联姻,现在的万界,都不搞这一套了。

    这也是为了防止,一些家族被万界古族入侵了,随后和另一个家族联姻的时候,出问题。

    而且,人界大家族,很多时候都会和万界打交道。

    所以,这些家族内部事情反而会对外封闭。

    万宗域就是如此。

    想到这里,善御揉了揉有些肿胀的太阳穴。

    “许安武这小子,也和小富婆混上了啊。”

    叹了口气,他只感觉心脏有些隐隐抽痛。

    到了最后,反而就自己这支嫩草没人摘,怎么这个世界这么不公啊!

    又幽幽的吸了口气,善御表情变得异常坚定起来。

    “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如今只有断情,才会让我的断情剑诀得到飞速提升,说不定我开学之后,断情剑都能突破第五式了!”

    是的。

    这功法就是如此神奇。

    唯有让悲情达到巅峰的时候,自己的意志才能离体附带到剑身之上,从而爆发出强大的威势。

    这种悲情还不能是亲情。

    他可是个大孝子!

    要是亲情的话,他可修炼不出断情剑后面的招式了。

    过程很痛苦。

    因为修炼这功法的人,理论上会变得很痴情,但为了能够提升,就必须让修炼者断情!

    如此一来,反反复复,才能凝聚出自己的道!

    想着,善御一个人走进了客房中。

    也不管周身的醉意如何,此刻,正是他修炼断情剑的好机会。

    关上门。

    随后,善御拿出了放在卧室内的长剑,周身也开始爆发出熊熊威压,灵纹之力也开始在房间内疯狂搅动起来。

    轰隆!

    云空的卧室内。

    云空忍着头晕有些无奈道。

    “我都说了,我又没醉,自己能走路的,你扶我干。”

    话音没落,云空的后半句话,就被贤钰凶萌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说实话,贤钰生气是软的,就算平时贤钰生气了,外人也看不出来。

    不过云空生活了这么久,还是看得出来,贤钰是真的生气,还是假的生气。

    现在贤钰就是在装着生气。

    她哼了一声。

    “我就要扶你,你有意见嘛?哼!”

    说完之后,贤钰继续幽幽道:“下次你要是再喝这么多,我就半夜给你灌药,让你无意识跪在地上睡觉,你信不信!”

    是的,只要贤钰凝练了脑晶,就能开始炼制富含精神力的药液了。

    而这种药液,一方面可以恢复人的精神力,也就是魂体。

    另一种则是可以加速人的魂体蕴养。

    所以,一定程度上,是能对人的意识产生控制影响的,当然,这得看有没有人得罪炼药师了。

    云空听完苦笑道。

    “我也是为了日后,我们不用去担心我们的修炼资源。”

    是的。

    如果不是这些顾虑。

    云空怎么会去做违心的事情。

    他明明可以选择另一条道路。

    那就是安安稳稳学习文化知识,将修炼实力作为辅助,这样顺利考上纹修院就行了,然后出来之后,他凭借纹修院的文凭,一定能够顺利谋到一个极高的文职。

    可是云空觉得。

    要是他真的这么选择。

    一定会极度不甘心!

    他有镇压位,这让他看到了改变人生的道路,要是这都不去把握的话。

    那还活这一世干什么?

    9999个镇压位,如今才开启了6个罢了。

    万界战场,一个极度神秘恐怖的地方!

    在那里,有各族天才,遇到了敌对的就是死斗!

    但是,如此一来,他就能很快开启其他镇压位。

    最主要的是,他现在才开启了6个镇压位,就已经可以越阶战斗了。

    要是开启了后续其他镇压位。

    他的实力,甚至可以飞速质变。

    这样的诱惑力难道不强大吗?

    见云空在那里沉默了很久,贤钰脸色复杂了一会儿,随后她噘着小嘴道。

    “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好吗,我的眼睛,我自己有实力了,一定会解决的,我不希望你是为了别人或者别的事情而活着的。”

    是的。

    贤钰看出来了。

    以前的云空明明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云空活的很潇洒。

    但面对现在的云空,贤钰都能感觉到,云空的肩膀上,多了很多东西。

    云空听完贤钰的话之后,缓缓笑道。

    “贤钰啊,你老哥我如今发现,似乎只有这样的生活才适合我,曾经的我一度觉得,不得罪人,快乐潇洒的活着,就是最幸福的。”

    说着,云空顿了顿,话锋一转道。

    “可是,你知道吗,我发现那样的生活极其空虚!”

    是的。

    那样的生活太平淡了。

    平淡到云空想到了今日都能想到之后会发生什么。

    这不就是普通修士的生活吗?

    他不愿意这样。

    叹了口气,他目光不在浑浊,而是变得明亮清晰起来,想了想,云空缓缓道。

    “我没有为别人而活,也没有为任何事而活,我只是单纯想结束这一切罢了。”

    是啊。

    即使是再怎么安闲。

    他还得面对一件事,那就是万界邪宗的毒瘤。

    就算真的想平淡的活着,那也得没有威胁吧,而万界邪宗如今就像一把刀一样悬在他头顶。

    他不得不思考,怎么才能避免这一切。

    贤钰小手紧紧握了握,然后有些小声软软道。

    “好!”

    既然你已经决定要这样了。

    我也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你的!

    点了点头,云空干咳道。

    “贤钰,给我调一杯醒酒灵茶吧,今晚我就不休息了。”

    没什么好休息的。

    等明天,自己还要去拜访海前辈

    同一时间。

    狱魂山。

    如今的御魂山区域,都由武道院派遣强者去镇守。

    甚至有长老院强者去镇守此处山域通道。

    狱魂山,此刻正在下着天地之雪,范围广泛到让意海级强者都有些担心。

    整个百里狱魂山地界,都在下雪。

    这雪,白中带紫!

    更让人诧异的是,这些淡紫色白雪接触到事物的瞬间,就会释放出一股紫色闪电,随后这些淡紫色的雪才会变成纯白色。

    所以,如今的狱魂山,反而有种雪中地狱的感觉。

    整个世界,都是白紫色的,异常渗人。

    不过,镇守此处的强者倒是习惯了。

    狱魂山深处,有一处人界镇守城池,狱魂城!

    整个狱魂城,是坐落在狱魂山山脉中央处的鞍部位置,毕竟狱魂山不是人族内部的山脉,会很低。

    万界战场的山脉。

    高度不超过万米的,那都不好意思叫做山!

    而在狱魂山最高峰山顶,远远望过去,好像有一个小黑点悬浮在山顶和天空的交界处。

    是一个人影!

    山顶上的风暴,那是连意海期修士都能吹死的!

    而这道人影,身处于风暴口,被那仿佛可以撕裂一切的风暴狠狠撕扯着。

    但他的身形,依旧纹丝不动。

    不受丝毫影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狱魂山,就像一个分界线一般,坐落在人界和万界战场的边缘处!

    而那道人影,只要轻轻睁眼,就能将眼前一大片万界战场的边缘区域尽收眼底!

    后方的人界,即使依旧是无尽雪景,但依旧可以感受到那浓郁的人灵气息。

    但前方的万界战场,给人的感受。

    只有无尽的血腥。

    那种能量浓郁充沛,却又血腥味十足的气息扑面而来。

    四周除了风暴声,其余的一切都失去了动静。

    那道人影就这么静静的守在这里,感受着四方的一切动静。

    轰隆!

    随后,狱魂山靠近万界战场这边,似乎开始剧烈颤动起来。

    一股股悍天气息拔地而起!

    一道道血柱肉眼可见的直冲云霄!

    这就是魂血之力。

    万界生灵肉身之根本。

    狱魂城方向似乎感受到了动静,随后无数强大的身影一闪而逝。

    “不好,有血魔进犯!”

    “随我杀!”

    说完,一道道强大气息越过山脉,朝颤动方向轰杀而去。

    这一刻,那些血柱才开始清晰起来。

    一道道如同幽灵般的血色身影缓缓浮现。

    周身不断爆发出浓郁魂血之力,每每爆发,它们周围百米范围内的白紫色雪片就会当场停滞。

    随后被直接碾碎!

    水都不剩!

    有血魔口吐人言发出恐怖声响,嗤笑道。

    “人界既然想要合作,那就让我等前往人界内部游历一段时间,我等保证不会动手!”

    是的。

    他们战斗,不用手!

    自然也谈不上动手。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