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1章 离别
    :(大帝书阁),!     极山城。

    星空璀璨!

    此刻的204号别墅内,喧闹了起来。

    客厅中,善御喝的人仰马翻,就差跳上桌了!

    或许是因为,这是云空家,善御也就没这么猖狂了。

    许安武也是一脸感慨,喝的有些面红耳赤了。

    如今的他,魂体蕴养速度飞快。

    旁边的云空见状,心中也有了些许想法。

    毕竟魂体是思维的衍生,当一个人思维打开之后,对于精神力魂体的蕴养也是好处多多。

    “或许是颜月这姑娘的功劳。”他心中呢喃了一阵。

    以前许安武的心结就是情感。

    如今有了颜月这小丫头的帮助,他的心结应该就打开了。

    魂体的蕴养速度自然就顺畅了。

    许安武砸了咂嘴,随意说道。

    “可惜没有修炼醉拳诀,不然的话,这个期间最适合打拳了!”

    云空一愣。

    说道。

    “醉拳更大程度上会麻痹魂体吧,这种情况不是更难让肉身之力的到灵活运用吗?”

    他觉得,醉拳不太靠谱。

    许安武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不是,醉拳的经脉灵纹凝练要求还挺高的,望辰不到108条经脉灵纹的凝练,连入门功法都修不到!

    而且,醉拳不是让你醉着去打的,这一套功法对身体柔韧性要求很高,我们三个就算达到了肉身修炼要求,但是柔韧性估计也不达标。”

    说到底。

    这东西很适合女孩子修炼。

    听着虽然比较猛,但是打起来是很美观的。

    “难得的一套威力强大,动作也帅气的拳法!”许安武抿了一口碗里的酒,神色中毫不掩饰赞叹。

    善御无语道。

    “我觉得吧,一天天的研究肉身之力,还不如研究一下兵器护甲,就算你们拳法再怎么高明,被高阶铭文兵器砍一刀,还不是会溅血!”

    云空点点头,陷入了沉思。

    不得不说,善御有时候说的东西还是让人深思的。

    他如今的肉身优势是强。

    不过要是被善御全力砍一剑,还是会受伤的。

    而且伤口可能还不浅。

    “也就是说,我如今最需要的,其实是一种护甲,一种来自于我肉身的护甲!”他心中喃喃道。

    随后,云空眼神雪亮。

    是啊!

    自己之前怎么没想到。

    镇压位,速度,腾空,重力,恢复,甚至是领域技能都有。

    可是绝对防御呢?

    如今的他,更像是强攻类修士!

    破道就是如此。

    破不讲究御!

    绝对防御。

    要是遇到和他一样强大的人,就算他有瞬杀技能又如何?

    只要他一刀砍不死对方,那他就有危险。

    碾压讲究的是无论你攻击还是防御,别人都拿你没办法!

    云空自己计算了一下。

    如果现在和善御单挑,他或许会压着善御打,防御在前期也是如此,但如果给了善御一丝出剑的机会,他就算是望辰三重,肉身并不是无敌的!

    被砍就会伤。

    要是自己的肉身优势在强大一些,那就可以去争一争着同阶无敌的名号了。

    怎么强大,那就得从镇压位下手了。

    “我明白了!”云空喃喃道。

    善御和许安武面面相窥。

    你又明白什么了?

    贤钰在一旁也是面色通红,咕噜了一阵,随后才软乎乎道。

    “云空要我给你喝药吗?”

    如今天色也不早了。

    云空该上路了!

    云空点点头,举起酒碗笑道。

    “记住,我们的征途不止这片小天地,我爹曾经说过,有时候给自己的目标定的太遥远,反而会将自己压垮,但我觉得不然,我觉得,万界战场才是我们的归途!”

    善御也是一脸玩味。

    “说的不错,当时我们在千极镇那神族的青年,我反正是记住他了,以后去了万界战场,他那神环,我倒要摘下来好好看看是个什么玩意儿?”

    他们盯上这神族天才很久了。

    神环。

    据说是个好东西啊。

    可惜人界没有。

    许安武点点头,笑道:“神灵,浑身都是保。”

    说着,许安武顿了顿,有些狐疑道。

    “你这断情剑诀是人族功法吧,既然如此,功法的情绪判定应该是只限于人族,那你取个非人灵媳妇不就好了?”

    此话一说,客厅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良久,善御一脸呆滞,喃喃道。

    “卧槽,好像还真的可以,感情相吸就是那种类似于魂体共振,断情剑诀破除的判定就是我和人族结缘,那要是我找个狐族的,魂体本质就不会共振。”

    断情剑诀的判定善御了解过的。

    不是从他自身判定。

    因为这剑诀是一种加持功法,相当于外力。

    反正说到底,善御可以去试试找个外族媳妇。

    “我也不知道到底行不行,希望当时创立这个功法的强者没有加其他的程序,要不然我这辈子估计就这样了。”他有些沮丧的说道。

    云空点点头,一口将碗中的酒饮尽!

    喝了几次。

    云空只感觉自己的魂血之力已经灵纹之力甚至是魂体都强化了一些。

    许安武无语道。

    “没女朋友会死吗?据说诸天历时期,有一位通天大能修炼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后来道侣算计背叛了他,他体内觉醒了心魔把他那道侣活活斩死了,你修的断情诀,以后还能避免这些风险。”

    凡是都是有两面的。

    有道侣是会提升某一方面的修为能力。

    但这又不是绝对好的。

    善御讪讪,目光撇了一眼贤钰和云空道。

    “那这么说,以后算了,没什么,喝酒喝酒!”

    是的,这个时候不能说这些丧气话。

    说多了。

    兄弟感情都破坏了。

    云空感受到了善御一瞬间的目光,沉默了一会儿,也笑道。

    “我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

    有了镇压位。

    他怕什么?

    而且,他都不是这个世界的。

    说到底,他对这个世界的情怀不深。

    或者说,他不太认可如今人界的理念,还是上个世界的理念好!

    人灵至上。

    可惜。

    时间过得很快,几人又闲聊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过后,云空看了一眼手机。

    “时间差不多了,贤钰,把你那望辰三等解酒药剂给我一份。”

    见贤钰依旧无动于衷,云空揉了揉贤钰的脑袋,笑道。

    “发呆干什么,你老哥我就走几个月,这段时间,等我把诸天院混熟了,之后你入学,有人敢欺负你,我揍死他!”

    贤钰脸色微红,娇嗔道。

    “谁要你保护啊,给你就是了!”说着,贤钰从药剂袍里掏出了一支淡黄色药剂递给了云空。

    许安武心中舒了口气,面色和缓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无妹恨虞不是妹啊!

    也不着急,云空喝完药剂之后,周身灵纹之力震荡了一会儿,目光也清醒了许多,随即,他起身缓缓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正式和各位道别了!”

    善御这次没有在开口,轻笑道。

    “我也不矫情了,你们诸天院靠近租界,帮我去物色几个外租御姐,到时候我来你们这边踢馆!”

    办法多的是。

    许安武也是难得打趣道。

    “说好了要统治诸天院的,等我在武道院混熟了,我就带人杀过来!”

    什么一叶孤舟。

    笑话!

    这个名称终有一天会被取代的。

    云空点了点头,笑道。

    “没问题,如今没有了我的天赋技能,你们可不要有丝毫松懈啊,不然到时候我可就把你们甩到天外天去了。”

    “。”。

    云空走了。

    走的清闲,舒畅。

    轻装上阵,除了一把斩辰刀,银行卡和手机,其余的什么都没带,就穿了一件战斗武道服罢了。

    走在小区盘山路上,云空拿起了电话,给云震打了过去。

    自己走了,总得和老爹告别一下把。

    “爹,我走了。”电话接通后,云空脑海中的长篇大论戛然而止。

    云震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

    随后欣慰的说道。

    “路在前方,无论魂体系被如何排斥,内部之心不可乱,你作为魂体系的一员,要时刻记住自己的本心,不要被一些小利迷惑了!”

    选择了系,作为父亲,也相当于选择了站队。

    他如今必然不能和诸天院灵纹系在沟通什么,不然会对云空造成影响。

    好在,他如今在人界内部。

    外界的事情,也和他无关。

    只要他没有争的心思,也不会有人关注他。

    云空点点头,笑道。

    “我的心眼没这么小,大道之徒子不争薄利!”

    “嗯路上小心,遇到无法解决的危险不可逞能,以前老子说过,男人跪天跪地跪父母,但现在我要告诉你一条万界理,适当求饶隐忍,这才是生存之道!”

    云空无奈道:“知道了,老爹你今天好啰嗦啊!”

    口中嘀咕着,不过云空心中确是将云震今天的每一句话都牢记在心。

    “你哎,罢了,任由你去吧,做了次任务心也应该放开了。”

    那句再见没有说出口。

    云空觉得,估计是老爹不好意思吧。

    “哈哈,爹,这段时间贤钰就拜托你了,等我去诸天院踩熟了地界我就去万界战场看看!”

    “。”

    云震久久无言。

    走着走着,云空来到了街道上,如今的商业街,依旧灯火通明。

    人流涌动。

    走了一会儿,云空来到了一处安静街角,准备继续听着云震做交代。

    随后,一股血腥之气一闪而逝。

    云空瞳孔微缩,手中提着的箱子缓缓打开。

    放斩辰刀的!

    有人在盯着自己。

    如果不是如今自己凝聚了势,这么远的距离,是不会产生共振的!

    杀气共鸣。

    心中想着。

    就连拿电话的手也停滞了瞬间。

    手指僵硬了一下,云空将斩辰刀箱子弄成了微微掀开的状态,继续打电话。

    “知道了。”

    话音没落,一道寒芒瞬间闪出。

    云空手中的手机当场炸裂!

    他脸色大变,毫不犹豫,周身灵纹之力爆发,一掌朝斩辰刀箱子狠狠一掰,破碎声传出,同时斩辰刀被他取出。

    轰隆!

    一阵爆裂声激荡而出。

    云空拿起斩辰刀对着后方猛然一劈!

    “去死!”

    当。

    斩辰刀和来者兵器接触,瞬间,云空虎口传来阵阵剧痛,他没有丝毫惊慌,只是重心下沉,一脚踩裂了脚下的路面。

    血刀诀和裂解诀激发!

    一股猩红之力从他体内涌出,瞬间覆盖到了斩辰刀身之上。

    威压撼天。

    也不管对面是谁,既然对自己出手了,那自己不得当场拼命?

    很有可能是邪宗之人。

    想罢,云空抬起长刀一刀劈砍而下。

    轰!

    黑暗仿佛被云空的刀气切割,这一刀,可斩望辰四重。

    暗处清晰,待到看清人影之后,云空一脸呆滞,失声道。

    “秦执教?”

    说着,他准备收刀了,但刀气已经凝聚。

    “秦执教,退!”云空爆吼。

    秦毅一脸无所谓,眼中有些满意,笑道:“没关系,你这一刀伤不了我,全力斩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肉身到底到了哪一步了。”

    云空听完之后,不在犹豫,灵纹运转到了极致,一道压下!

    轰!

    空气炸裂。

    灵纹气浪滚滚,掀起了一阵灰尘纸屑垃圾。

    云空身形被一股反震之力震荡的退后了数步,反观秦毅,周身有淡淡金光浮现,身形依旧平稳的立在原地。

    见云空一脸震撼,秦毅有些平淡的说道。

    “你这一刀,商界望辰五重估计会被重伤,不过对于战斗修士,还差了点意思,还行。”

    秦毅给了一个中肯的答案。

    道院天才如云。

    望辰期的越级战斗算不得什么!

    算是入门了。

    云空有些干笑道。

    “秦执教为什么要炸了我手机啊?”。

    极山城督查大楼。

    云震正在和云空通话,随后就传出了一阵爆炸声。

    “小伙子,如今的你算是彻底摆脱安逸的环境了。”

    这招,云震太熟悉了。

    等你最放松的时候,执教跑过来偷袭你。

    这也一种测试。

    希望这小子能够过关。

    现在云空是在外面被偷袭,这倒是和其他人不一样,要是善御和许安武这两小子开学了。

    估计就是直接在学校里被偷袭了!

    摇了摇头,云震一脸感慨,不在呢喃什么。

    任他去吧。

    黑暗街道深处。

    云空一脸无语。

    你偷袭我归偷袭我,你把我手机打爆是什么意思啊!

    秦毅一脸无所谓,笑道。

    “你的反应能力确实还行,这也是为了模拟真实的战场环境,既然你已经率先出手,那我也没必要继续测试你了,手机炸了,我这里还有备用的,诸天院魂体系内线机。”

    小子。

    不用我们学校的内线机。

    你这很容易被追踪的!

    想着,秦毅掏出了一部黑色的轻薄手机递给了云空,同时伸出另一只手微笑道。

    “欢迎云同学加入我们魂体系,以后你就用这部手机就好,联系人你可以通过挂失信息导到你这个手机,号码也是一样的!”

    云空有些狐疑的握住了秦毅的手。

    你这时候不会突然偷袭我一下吧?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首页